神级复兴系统第一百九十章仗义每是屠狗辈负

2020-01-20 06:54:40 来源: 朝阳信息港

神级复兴系统 第一百九十章 仗义每是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求订阅!)

第一百九十章仗义每是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

老大看了看薛涛,这位被县长亲自交代过的官员肯定是真的了,那么王耀应该也是真的,可是这种天上掉馅饼的事情,确实让人有些不敢相信“小兄弟,我还是不懂,您是说让我们一家人都跟你搬走,就是因为让我母亲教书?”

“确切的说是教剪纸。”王耀笑道“我可以先给你们十万元,当做是押金,随后每个月还会再补偿一万元,老太太的工资另算,按照高等教师的标准,一个月3000.”

兄弟二人倒吸一口冷气“真的?”

“只要你们同意,老太太同意,咱们回咸阳我直接把钱给你们。”王耀笑道。

兄弟二人一年种地下来也就能攒两三万,王耀一下子出手十万,而且每个月还给一万,也就是说什么也不用干就能有钱拿,这种事情,谁都会心动的。

以至于他们都放下了戒心。

薛涛吞了吞口水,看着王耀,这一张嘴,一年二十万就出去了,这么年轻就这么有钱,这小子是什么来头啊。

库淑兰的两个儿子去跟父母商量这件事情了,薛涛跟王耀先聊着,想要套点话出来,但是王耀都应付过去了。

王耀不敢去看库淑兰老人,因为每次进到那间房间,他就有一种从内向外的暴虐感,想要砸了那房子。

吕胜是来合作剪纸的,所以这几天都跟库淑兰在一起交流。

管祥林跟东瀛导演是来拍摄纪录片的,只不过东瀛导演后面两天的镜头,似乎有意无意的对准王耀。

王耀在这个村子里呆了四天,几乎每个家都串门了都熟的跟自家人一样,还每天在村子里跟跟几位老人唱戏,全村的人都聚过来看热闹非凡。

《斩单童》是秦腔中一折经典剧目,讲的是隋唐演义,李世民灭了王世充之后,瓦岗寨兄弟们集体劝降单雄信,却被单雄信骂的掩面遮羞的故事。

里面的唱词基本都是骂人的,用秦腔唱出来更是气势非凡。

这出戏写的大气磅礴,虽然是骂街但是也骂了历史和时代教义的巨大差异,单雄信这个角色是典型的墨家思想,跟跟李世民秦琼那些的儒家思想有很大的差异。

单雄信以‘义’为命,而这种义,是从小往大的以,以自身为角度去看待这个‘义’,有些个人主义的‘义’但是却不失为一个有节气的英雄人物,单雄信的义以信为本,忠君为魂,拒绝识时务者为俊杰这种利己主义思想,坚持自身的节气,可以说是个大英雄。

王耀的嗓音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被这西北的风沙洗礼了,唱起秦腔来带着一股浓重的辽阔和沧桑。

登场亮相,简单用老乡家的衣服拼凑了戏服,又画了个妆,虽然外形有差异,但是却并不出戏,开口大笑唱到。

“喝喊一声绑帐外,不由得豪杰笑开怀。

小唐儿被某把胆吓坏,马踏五营谁敢来。”

王耀唱词夹着笑声滚滚而来,震得老乡们精神一振,管祥林扛着相机惊讶的看着镜头里的王耀,没想到这小子戏唱的这么好。

东瀛导演组的人更加兴奋了,这还是他们第一次接触过华夏本土的戏曲,而且还跟现在的环境如此契合。

“敬德擒某某不怪,某可恼瓦岗众英才。

想当年一个一个受过某的恩和爱,到今日委曲求全该不该?

今日不能把仇解,二十年后某再来!”王耀继续唱道。

这时扮演李世民的老乡登台亮相。

王耀绕着走了个身段,开口喝骂

“枪刀密密弓上弦,各样的祭礼摆得周全。唐营的国公往前站,听某把投唐事儿细对你们言。

小唐儿不是仁义汉,他和殷纣都一般。

曾不记儿父征南蛮,张殷二妃跪在马前。

儿的父一见纳宫院,禽兽父子都一般。

三王子怀抱尔娘睡,尔的娘又抱元吉眠。

这样的王子不羞惭,你还在人前卖浪言。”

单雄信骂李世民这一段可谓是字字诛心,揭老底,没有了风度就是一个将死之人发泄的愤怒。

王耀也在发泄,所以这折戏唱的十分舒畅。

这折戏的唱词对仗工整,骂街骂的酣畅淋漓,让人有听完之后有一种大快人心的感觉,明明是最后的遗言却听的人荡气回肠,没有丝毫的悲凉之感。

库淑兰老太太在下面听得开怀,她的嗓子因为肺病早就坏了,发不出大的声音,只能发出气声,但是依旧给王耀努力的叫好。

王耀唱完最后一段喝退所有人,对着老太太单膝跪拜朗声泣道。

“仗义每是屠狗辈,负心总是读书人。”

吕胜还有薛涛等人听懂了,都面色各异,似乎有些异色。

可怜那些吕胜带来的美院学生还在拍手叫好。

管祥林嚼着口香糖笑着摇摇头,擦了擦眼角的泪花。

演出结束之后,王耀第一次跟库淑兰老太太聊天,一直聊到深夜,王耀才回到自己的小巴车里,这一通发泄,让他好多了。

没想到在村口碰见了管祥林,王耀迟疑了一下走过去打招呼“管大哥。”

管祥林躺在车顶上看月亮,听到王耀的声音后愣了下,笑道“刚回来。”

王耀点点头“我去睡觉了。”

“等会日。”管祥林叫住他“戏唱得不错。”

王耀笑了笑“还行。”

“听说你要把库淑兰大师一家都接走?”管祥林笑着问道。

“是啊,老人的病太重了,全靠精神支撑着。”王耀皱眉说道“换个环境,会好一些。”

“听说你开口就是十几万,我还真没想到,你小子这么有钱。”管祥林笑道“你这是一时兴起,还是深思熟虑?”

“有区别吗?”王耀问道。

“当然。”管祥林跳下车“如果你是一时兴起,那么我劝你还是别这么做了,老人年纪大了,经不起折腾,而且很麻烦。”

“那我是深思熟虑呢?”王耀歪头问道。

“那我就是得佩服你了,说不定以后我还有荣幸给你拍纪律片。”管祥林笑了笑“但是我给你讲个道理,人,是有落差感的。”

王耀皱起眉。

“你帮助了别人,满足了自己的善良,但是有些帮助对于他们来说,是一种折磨,因为你无法改变他们的现状,只是让他们感受到一种虚无缥缈的,改变,而这种缥缈的梦境之后,换来的可能是心态崩塌,当然,我不是说库淑兰老太太,老太太的精神层次不是我们这些凡人能揣测的,我是指你未来可能会帮助的普通人,你的帮助,可能毫无作用,因为你不能改变他们的命运。”管祥林认真的说道“所以有时候,好心未必有良举。”

王耀皱起眉疑惑的看着管祥林“管大哥每天说过?勿以善小而不为这句话?”

管祥林一怔。

“一瞬间的温暖也是温暖,一瞬间的帮助也是帮助,一瞬间的梦境就不是梦境了?”王耀轻笑道“我家先生告诉我,众生皆苦,你用自己顺手可为的善良去帮助那些处于绝望的人,你可能觉得他还是苦难的,但是你怎么知道,你伸出去的手,会不会改变他的人生?谁的人生都是靠着自己改变的,但是帮助,是每个人都可以的善意。”

管祥林神色越发的僵硬。

“您似乎已经被您漫长的人生经历,消磨掉了最纯粹的人性,剩下的都是现实这种无奈的话题。”王耀笑了笑“要善良,要热情,要做力所能及的事情,这才是人生,而不是为了某种目的而行尸走肉的冷漠现实,您应该听一首歌。”

王耀笑着摆摆手走向下巴车“只要人人都献出一点爱。”

管祥林愣愣的看着王耀上了车,最后发出一声嗤笑,拍了拍自己的脸回到车里,躺在座椅上发呆。

他已经走了十几年了,走遍了华夏山河,见识了太多的人间疾苦,刚开始他也跟王耀一样,用自己所有去帮助他们,但是他发现,自己的能量太过九牛一毛了,他无法帮助那些贫苦的人们,这种无力感让他痛苦过,挣扎过,最后变得冷漠。

拍人物纪录片有一个重要的规定,就是拍摄者,不能参与进去跟人物互动,这是违反纪录片的规定的,所以他冷漠习惯了,他拍摄的时候不说话,也不跟当事人交流。

这种冷漠让他已经麻木了,看着引起贫苦挣扎的那些人们,看着孩子们好奇和渴望的眼睛,看着那些破败的村落,他早已麻木,他也有可怜也有怜惜,但是现实的教训告诉他,这些怜惜和可怜对于这些人没有任何帮助。

拍摄结束之后,两人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再见,可能是两条永远不会相交的平行线,这场相遇,只是一场偶然而已。

拍摄结束之后,他继续踏上旅程,进入下一个地点,完成拍摄,而那个当事人,依旧在他原本的生活轨迹中生活。

但是,王耀的话让管祥林幡然醒悟,他似乎被这种麻木冷漠洗脑了,他跟那些人不应该是不相关的两条平行线,相逢即是缘,在几十亿分之一的几率下相遇,任何一个人,都是值得他庆幸的。

自己不应该因为无法改变他们的现状,就选择冷漠,自己的一句话,一些问候,都可能给对方带来意想不到的转变,自己的善意,并不是没有任何用处的。

不是所有的用处,都能用眼睛看到啊。

“呵!”管祥林轻嗤一声,捂住脸“这么简单的道理,我竟然现在才想通,真是过傻了,傻了啊。”

脑海中闪现出这十几年遇见的人和物,这些记忆,原来一直都在不知不觉的影响着他。

并不是毫不相关的两条平行线啊,是缘分啊,应该被珍惜啊!

第二天天还未亮,管祥林就爬了起来,今天可能是最后拍摄的一天,他要把老人的起居记录一下,扛着相机到了库淑兰老人家之后,发现老人已经起床了,正在院子里弄水洗脸。

已经快十二月了,天气一下子就转凉了,尤其是西北这种辽阔北方,寒流来的猝不及防,看着老人用冷水洗脸脸,整个人都变得颤抖起来,管祥林扛着相机,忍住了。

库淑兰看了眼管祥林指了指水盆,似乎在问管祥林要不要洗一把脸,因为管祥林现在看着挺憔悴的。

见管祥林没有反应,库淑兰叹息着摇摇头,用气弱的声音嘀咕道“真可怜,是个哑巴病。”

管祥林虽然都八十高龄了,但是为了自己和老伴,眉头都要做饭,基本都是馒头和腌菜。

因为年纪太大了,因为长期营养不良和低头剪纸患上的驼背让她的骨骼都变形了,随着年纪越来越大,已经直补不起腰了,也弯不下,所以每次做饭,老人都要跪在炉灶前添柴和做饭。

一个骨瘦如柴的老太太,跪在满是尘土的灶台前做饭,这是一幅多么让人心酸的画面。

管祥林抿着唇,垂下眼睑不忍心再看,他之前还真不知道老人是这么做饭的,这时库淑兰老人突然发出一声痛苦的呼声,管祥林紧张的睁开眼,发现老人跪坐在地上,似乎站不起来,挣扎了两下,老人转头看向管祥林。

老人那双明亮深邃的眸子闪烁着的无助让管祥林瞬间崩溃,他似乎能理解王耀那天的心情了。

库淑兰老人向着摄像机伸出手,似乎在求助,口中喃喃自语发出痛苦的闷哼声。

管祥林顾不上纪录片的规定,伸手拉住了老人的手,把她拉起来。

老人站起身后对着管祥林露出一个憨厚到让人心酸的笑容。

“谢谢。”王耀的声音从管祥林身后响起,让他吓了一跳,转头就看到王耀那张这么多天一点没晒黑的清秀脸庞。

于是接下来的镜头里,多了一个穿着华贵汉服大氅的高瘦少年,替老太太完成了早饭。

库淑兰老人椅坐在炉灶边笑得满脸慈爱,跟那个少年说着家乡话。

透过镜头,管祥林似乎觉得,这个十二月,也变得温暖起来了。

真是个,有意思的年轻人啊。

PS:隆重推荐纪录片《库淑兰》这个是真人真事。

感谢十夜帝的1000,毛啊毛DH,一斤桔子的100打赏~感谢

感谢大家的订阅,打赏,推荐票,月票支持!~

涉县妇幼保健院
新疆生产建设兵团第二师焉耆医院预约挂号
治疗癫痫病乌鲁木齐哪家医院最好
运城癫痫病医院哪个正规
泰安治疗阴道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