伴生虫姬第一章寄生与伴生

2020-01-20 07:16:01 来源: 朝阳信息港

伴生虫姬 第一章 寄生与伴生

距离市中心较偏远的小镇上,寂静的深夜显得如此安静、祥和与诡异。

“怎么回事,咕,哈......会死吗?!”石神铭死死的抓捂着异常绞痛的胸口,并且拼命的吞咽着从口中不断漫溢出的鲜血;在昏暗的小房间里痛苦而蜷曲的身影此时显得异常凄惨。

此时的他;莫以明状的痛楚在体内蔓延着;五章六腑和肌肉都在不正常的抖动、撕裂,但偏偏大脑现状就像打过激素般异常清醒,清醒到对全身上下,每个细节的痛苦都成倍增加。

痛苦还在继续着......

“哈~哈~为什...么。”大口大口甚至说有些贪婪的吸食着空气,渐渐的石神铭感到不仅仅是身体内部,更是从骨骼、血管甚至到皮肤,都无处不在的渗透着剧痛,扣住床沿的泛白的指节上透露着其感受的惨烈痛苦,因疼痛而突出的眼球无神的盯着手臂,粗大如蚯蚓的青筋高高凸起、蠕动,分部在他原本看上去瘦弱的手臂上,石神铭甚至能够想象出他现在的脸庞是何等的扭曲、可怖。

本来浅蓝色的床单大部分已被腥甜的血液和莫名的糊状物染成了红黑色,智能性掉在一旁,卷曲的手指不停抽搐着,根本发不出任何求救信息或,因为经济条件限制而租宿的简易公寓,不出意外也不会有人能来到这里伸出缓手,可以说自己已经到了孤立无援的地步了。

“呲--”终于,一声刺穿**的声音在其胸口乍起,不知道持续多久的剧痛陡然消失得无影无踪,而石神铭却无神的盯着从胸口心脏位置伸出来大量的粉红色触手,惊怖的心里只有两个字。

“完了——”

--------------------------------我-是-完-美-的-分-割-线-------

“啊------”一声惊恐的声音打破了原本宁静清爽的清晨,惊吓在神铭原本还算俊俏的脸上留下了莫以名状的惊恐之色。右手抚胸,他表情顿时又是变成了一脸的莫名其妙,深吸了几口气,沉静下来,确认自己还活着后嘀咕道:“我明明记得我胸口被破开了一个大洞,怎么回事,我不是死了吗?......是梦吗?!”

石神铭坐起身,双手扶着头,全身突然抽搐了一下。

“不,不会的,那种刻骨铭心的痛苦,我不可能会记错,根、根本不可能会是梦的。”记忆中的痛楚提醒着他那一切的真实,让他自欺欺人都不行。

摇了摇头,石神铭躺在床上茫然的看着雪白生冷却熟悉的金属天花板,整个房间里似乎散发出一股怪味;而自己身体也更是透露出奇怪的饥饿感。石神铭依旧不可思议的摸索着无一丝痕迹的胸口回想着,似乎还有一个倩影夹杂着零碎的记忆片段从脑海中闪过。

想了会儿,似乎难以理清头绪,石神铭顿了顿,便不再多想,正欲坐直身子,并且左手习惯性地向旁边探去寻找衣物时,却骤然抖了下,自己竟然触摸到了一片滑腻如丝绸般的肌肤,心脏猛一缩,然后他僵硬且缓慢地转过头,与一对困乏的美丽眸子对上了......

他记起来了。

昨晚在他以为死定了的时候,从他胸口钻出来的那些触手状物体如同冰块融化又像细胞分裂繁殖般诡异重组了,粉红的触手液体纠缠在一起,直至慢慢融合,变化,最后形成了一个女性美妙的躯体,......而这一切;不过发生在短短的几分钟内,毫无力气的自己也只能看着这一切有条不紊的进行,却无法做出任何实际意义上的动作。并且自己还模糊记得有一个‘特别’的触手并没有与‘她’融合,而是填补了自己胸口那破开的伤口慢慢融合同化,直至看不出一点痕迹。而之后又似乎能感觉到自己竟然和那个诞生于体内物体产生了一点不得了的联系,就像...就像是自己的孩子般,亲切又恐怖。

在整个变化过后,原本无比惨烈的痛苦像幻觉般消失得无影无踪,而自己也在这种舒适的强烈反差下立即陷入了昏睡......。

现在...

“这...”看着旁边裹着还有自己血迹与不知名污秽的床单美丽女孩,石神铭大脑又陷入了一片空白,他感觉是不是自己还在梦中,这一切是如此的不真实。

“早上好啊,主人。”

在石神铭还在石化发呆的同时,这个可爱至极的女孩醒来了,糯软的声音也将他拉回了现实,而身为一个正常宅男的石神铭在注意到这个半裸的可爱少女后,本来胡思乱想的大脑被刺激了一下,顿时感觉血液都在身体上下两部分凶猛聚集,然后如其预料般,鼻血汹涌的喷洒了出来......。

“你,你刚刚叫我什么,不对,不对,你为什么会在我家里。”捂着鼻子红着脸加上对未知事物的恐惧,石神铭条件反射般向后退缩着,直至顶着身后的墙壁再也后退不了,而实际上,神铭此时心里却是感觉对少女无比的亲切之情,就像是自己的子女般,很诡异。

“......我吗?我叫厄卡琳娃·zero,当然你还可以叫我夏娃,我是parasiti**Genesis简称PG(寄生创世纪)的成果。”一边说着,少女白皙的手臂撑着身子慢慢地爬向了紧张不已的神铭。虽然紧张,但这少女洁白的躯体和动作对神铭这个宅男加处男来说还是太刺激了些,厄卡琳娃本来就没有多少,不,简直就没有衣物遮挡的美妙胴|体此时一览无余的展现在神铭的眼前,室内的腥臭味也掩盖不了她身上的很好闻的味道,这一切对几乎天天沉迷于二次元的神铭的神经来说简直是个极大的挑战。

“你,什么,唔,为什么,要...要叫我主人呢?!”捂住鼻子、视线用坚强的意志向傍边移开,神铭红着脸口齿不清的问着,说真的;看着眼前的少女,他内心竟然生不起一点防备之心,这很不正常。

“这个你自己应该很清楚吧,因为你是我的·亚·当嘛,嘻嘻。”厄卡琳娃已经靠在神铭的肩膀上在他耳边吐着香气。

“亚当??!!“

“没错哦,我于你的体内诞生,我还分享了你的一部分基因与知识,这么说来你还能算是我的‘父亲’或‘哥哥’呢!你难道没感到我们有种很亲切的联系吗?”厄卡琳娃笑眯眯的说着,无比的可爱,也似乎无比的挑逗。

看着神铭一脸懵逼的神情,少女叹了口气。

“在西方神话中,根据《圣经·创世纪》记载,上帝耶和华造就了一男一女,男的称亚当,女的称夏娃(或译作厄娃)。亚当是用地上的尘土造成的,夏娃则是耶和华取亚当身上的肋骨造成的。从这个神话中描写了夏娃是亚当的一根肋骨变成的,也就算的上是亚当生出了夏娃。而我们这种存在也管你们宿主叫亚当了哦!”厄卡琳娃侃侃而谈,似乎在尽力解释着什么;而石神铭却觉得更加难以信服,虽然他也还清晰的记得昨晚厄卡琳娃是怎样从自己的体内诞生的——不管那有多么荒谬。

“......是吗......”

厄卡琳娃撇了撇嘴,也知道自己刚才的话难以让人相信。

“咦,你做什么...唔~”在石神铭大脑里还在踟蹰不定该不该信她的话时,一张柔软鲜嫩的唇辦就突然印在了他的嘴上,那近在咫尺的娇颜和美妙的感觉当场让神铭当机。

“放心,我不会害你的,我做的一切都是为了你好,并且我也不能害你,我就是你,你就是我,如果你出事了,我也会没命的,我们的生命是一体的。”似乎看出神铭心里的顾忌,厄卡琳娃舔了舔嘴唇笑到,完全不知道自己现在的模样是多么诱人。

就这样对视了一会。

“要......要不你现在放开我,让我将房间里打扫下,你觉得这个建议怎么样。”半晌,石神铭率先败下阵来,尴尬的看着这个几乎将全身压在自己身上的女孩,“好心”的建议着,厄卡琳娃也注意到了神铭的眼神,也知道了些什么,脸上也浮出了些羞意。

“**”厄卡琳娃小声嘟囔着。

“什么......“

“没什么”

......

似乎已经慢慢接受了她存在的神铭正在为她寻找一件可以裹体的衣服,但翻箱倒柜了半天,也没发现适合她穿的衣物,毕竟身为一个半宅生物,家里本来很少有女性生物光顾就更别说衣服了,他也不是变|态更不会收集女生的衣物;没办法,他只好拿出自己的衣服给她将就下了。

“说起来我还算是你的妻子呢。”厄卡琳娃不紧不慢地穿好了石神铭无奈找出来有点大的格子寸衫和平角裤后,歪着头看向他。

“为...为什么!!!”神铭的手一抖,差点将脏兮兮的床单掉下来。

“夏娃就是亚当的妻子啊,这不是理所当然的吗?”

“哪里理所当然了!!!”

“你不愿意吗?”厄卡琳娃委屈的看着神铭。

“不,也不是啦。”看着她可爱的脸,神铭不知道怎么拒绝,好像自己也并不想拒绝,她身上有种难言的气质,是种能让人不由得放下心来的气质,不知何时自己已经能和她相处得这么融洽了,似乎有种生物的本能想让自己好好保护她,关爱她,他想违抗这种想法,但无法成功。

“我家庭状况不怎么好。”神铭看着她穿着自己廉价的衣物,不由有点自卑的说到。

“没事啊,我养你啊。”

“......”

长春华山医院有哪些医生
抚顺市中心医院
南昌最好的专科医院治白癜风
六盘水治疗癫痫病的医院都有哪些
赣州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