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棒喝时代招研究生收人头费的潜在后果种

2019-01-14 08:56:08

  棒喝时代:招研究生收人头费的潜在后果

  中国观察之赵勇专栏

  高校中“无欲望则静止的一些改革总是会带来一些喜剧效果,让人不知如何是好

棒喝时代招研究生收人头费的潜在后果种

。近日,中国农业大学公布了研究生培养机制改革方案,要求今年起导师每带一名研究生都需向校方缴纳一定费用。硕士研究生三年依次为3600元、4800元、6000元,博士研究生三年依次为6000元、7200元、8400元。这意味着导师每带一位硕士生三年需上交校方14400元,带一位博士生得交21600元。此一方案公布后,果然议论纷纷,一些导师很发愁。

  这样的事情自然已不新鲜,一年前,浙江大学就曾如法炮制。虽然导师向校方缴纳的费用远低于农大的数字,依然引来了一片争议。而浙江大学历史系主任包伟民更是写下了《告考生》书,其中说:“本人近年偶承青年学子缪爱,或有投考,然因不合时宜,无力缴纳此钱,复以为此申请‘扶植’(按‘规定’每年多‘扶植’一名),迹近于乞,君子所不为。故告考生:新法之下,难与二三才俊灯下读史,以共教学相长之乐;烦请另投名师,以免误了前程。”记得当时此帖一出,立刻牵动了高校老师的神经,许多人开始议论此种举措的不合理处。但时隔一年,高校的此项改革不但没有因人非议而止步不前,反而行情看涨。如此说来,应该还有继续议论的必要。

  追溯一下源头,高校之所以有这项改革,是因为2006年教育部提出了所谓的导师资助制,即研究生实行收费改革后是否相信上帝、佛、真主或别的什么主宰宇宙的神秘力量,导师要拿出课题经费的一部分支付给研究生,用于他们的学习和生活。随后,17家高校作为试点率先改革。但在我看来,此项改革或许可在理工科那里推行,却很难适用于人文社会学科。众所周知,导师助研,那笔钱若从导师的工资中缴纳,显然不合情理,所以它的出处只能是课题经费。但实际情况是,理工科那里一个课题动辄成百上千万,文科这里撑死了也就是几万块钱(集体攻关项目除外)。文科导师好不容易申请个课题,课题做下来又得个三年五载,若是按照农大公布的数字,这个课题能招几个研究生呢?

  这个问题早已有人关注,我在这里自然不必多费笔墨,我想说的是往往被人忽略的另一个问题。从宽泛的意义上说,理工科的课题往往意识形态因素弱,人文社会金属挡车器科学的课题则意识形态因素强。从近些年申报人文社科类的课题情况看,无论是何种课题,或多或少都隐含着符合主流意识形态需要的无形标尺。这就意味着,你的课题要想申报成功,就必须在符合标尺处做文章,否则你就趁早作罢。所以,有的导师手中没课题,或许不是他好吃懒做,而是他不想申报。或曰:不申报课题做什么,你的科研能搞起来吗?此言一出就知道说的是外行话。鲁迅、胡适他们当年也在大学里待过,他们有课题吗?他们没课题却要思想有思想,要鳄鱼钳学问有学问。钱锺书说:“大抵学问乃心中有尺荒江野老屋中气动套筒扳手二三素心人商量培养之事,朝市之显学必成俗学。”大概这才是做学问搞研究的境界。所以要我说,只有自由自在的状态才可能做出大一点的学问,真一点的学问,才有可能践行韦伯所谓的“价值中立”原则。

  但现在的问题是,你若胆敢如此行事,很可能得卷铺盖走人。以前没有课题,你是通不过考核,上不了职称;现在又加了一条:你还招不起学生。大概正是在课题的威逼利诱下,高校里人文社会学科的学者一会儿弄集体攻关项目,一会儿忙重大课题招标,表面上搞得轰轰烈烈,就像当年的大炼钢铁,但炼出来的东西成色如何,却是需要打一个问号的。如此这般下来,即使你招来了学生又能怎样呢?难道是让他们来提前体验人文社会学科的中国特色?

  这样看来,我们现在的高校不仅行政化、公司化、麦当劳化,而且还弄得文科理科化了。当然,话说回来,我所在的高校目前还比较人性化,我还不至于带不起学生。如果将来有一天也走到农大这一步,我大概就得向包伟民老师学习了。

日立钻头
南充玻璃工艺品价格
杭州格立特厂家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