牛奋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9:43:50 来源: 朝阳信息港

要说牛家岭村,也真算个大村。方圆的村子一来没有牛家岭村富有,二来没有牛家岭村富有。说起来不平常,牛家岭因有一座小煤矿使村里人都沾了光。时代在发展,煤在那几年里价格狂飙,牛家岭的煤矿几年之间大获其益,职工盖起了高大的楼房,矿上安装了现代化设备,有广场,游廊,众多在城里能见到的东西,如今做梦似的出现在村里。  牛奋出生在六十年代,生下不到八岁。爹便因病去世了,家里一贫如洗。牛奋的娘是个满脸麻子的妇女,说是妇女其实比男人力气还大,耕地,砍柴,挑水,一个人把家里的事全担了。牛奋也还有一个弟弟,五岁。两兄弟亲如手足,从不争吵,不打架。  有一天牛奋的娘大约在外面受了气,跑回家里已是傍晚了,饭也顾不得做,叫了两个儿子到身边,自己的嘴唇一闪一闪的抽动,却骂了牛奋手脚不安分,骂牛奋的弟弟不争气,她把两个儿子一人扇了一巴掌,说道:  “你爹死得早,你俩小畜生也不争气,看看家里的活,全让老娘包了。老娘在外边尽受了人家的白眼,回来有的看你俩小畜生,我活得累不累呀。”  牛奋和弟弟看着娘委屈的泪水,自己便把挨了一巴掌的气全消了,瞪着眼看着娘。  牛奋娘顿了一会儿,抹干了泪接着说:“老大,你从此就叫牛奋;老二,你从此就叫牛超,娘盼望着你俩给咱家争口气,别让别人小瞧了咱家。”  不用说也知道,奋者,奋斗也;超者,超出别人。牛奋的名便是在这时改的,从此村里人都知道牛奋和牛超。牛奋的同伴见了牛奋便叫道:“大牛粪,大牛粪。”牛奋和他的弟弟便从地上捡起小石头往过扔。有一次竟至于打伤了同伴的头颅,同伴的父母过来,揪住牛奋的耳朵,“啪”的扇了一耳光,又在牛超的屁股上踢了一脚。  几年过去,煤的价格一路上升,牛家岭煤矿便效益大增,牛家岭的人便开始在矿上搜刮了,不是嫌占了自家的地,就是嫌把煤渣倒到自家的路上,总之是想从中讹上一部分钱。有的人家实在没有借口了,便开始偷煤了,甚至在矿上的铁厂里偷铁。  牛奋年已二十五岁了,上学没好好上,只得在家里务农,老婆也讨不上,好不容易讨了个老婆还是个哑巴。牛奋从此便盯上了煤矿。每天夜里。拖着牛超翻过山,偷偷地跑到煤场里装煤,然后飞似的扛起袋子往回跑,两个年轻的小伙子正是好劳力,一夜跑上二十次不觉得累,白天睡上一觉便啥事也没有了。日子在过,牛奋家的煤越来越多,便卖了一回,得了个七八千块。牛奋心里美滋滋的,当晚拉着娘和弟弟还有媳妇在酒店吃了一顿。席间,牛奋兴奋地说道:“娘,你就看好我吧,我一定让咱家富起来,我还要给弟弟娶媳妇,传宗接代。”牛奋的娘高兴的龇出一口黄牙,满心壮志地说道:“牛奋啊,娘没有给你俩取错名字,娘看好你了。娘是个要强的人,这么多年,娘都忍下来了,今儿个终于看到了点希望。”牛奋被小时候受同伴的轻视激了,又喝了点酒,眼里闪着泪花,放出了前所未有的远大的光,激动地说道:“娘,小时候咱家被轻视,再过几年,咱家一起轻视他们,我没有忘记我和超小时候你对我们的教育。”  牛奋对于小时候母亲受了气回家的那一幕非常敏感,更对于被同伴的母亲扇了两耳光非常敏感,她一想起这两种情景,心里就充满了愤怒。  怀了这种话耻辱,牛奋在三十岁那年因偷煤被保安逮住了。十来个保安把牛奋压到地上,牛奋一动也不动,待到保安放手,又猛地跳起来,开始打保安。那天牛奋真的带了刀,一是性情冲动,拿了刀在一个保安腹部捅了一刀就跑,但是牛奋没有逃脱,他又被保安捉住,戴了手铐,拷在电杆上。六月天火红的太阳照到了牛家岭村的大大小小的院落,狗张开嘴伸出舌头,一副可怜兮兮的样子。太阳晒到了牛奋那凸额头、勾鼻子、尖嘴巴的脸上,活像晒到了牛的脸上。牛奋心里愤愤的想着刚才的情景,想着想着就走火入魔了,连自己被拷在电杆上都忘了。他还在想,他刚才要是如何如何,要是劲再大点,要是动作再灵活点,要是他自己会飞,要是……他肯定不会被逮住。他想着竟然没看到几个穿警服的人已到了他跟前,拖着他上了警车。牛奋在警车上坐着,想到他娘和他的妻子还有弟弟。妻子是个哑巴,弟弟还没结婚,家里以后如何是好,他的眼里便开始闪着泪花,但是很快,他心里又充满了愤怒,将眼里的泪花灼干。  牛奋的事迹这下边被传到方圆的村子里,村里人议论,有的说牛奋是个汉子,有的说牛奋没脑子,有的人骂牛奋的哑巴妻子和悍妇娘,甚而至于骂到牛奋死去的爹。种种原因,都是因为牛奋爹为人不好,家里穷的当当响。  牛奋的哑巴妻子给婆婆比比划划,心里听不得别人的议论,但却对牛奋忠心耿耿,从不因为牛奋有什么错事而责备牛奋。牛奋的弟弟慌了,哥哥对他如此的好,他便你给娘下了决心,说一定要让哥哥早早的回家。牛超变找人拖关系,东家借钱,西家送礼,拼搏,为,牛奋三年便可以回家。  牛奋在牢里日思夜想,总得想出一条好的致富的办法。牛奋也想起了自己在村里的声誉,应该更糟,不,应该不会很糟。他转念又想,如今他是杀过人的人,谁也不怕,谁要是在他出了牢再动他一根汗毛,就再给谁一刀,让他再小看他家人。牛奋又想起了他的可怜的哑巴妻子,要说她丑点吧也不错,偏偏又娶了个哑巴,真是家门不幸,但是很快,一股愤怒,继而是男人的阳刚之气占据了他的心灵,他的眼里又充满了远大的光,他的手里干活也有劲了,走路里步步带风,夹着无穷的矫健。  三年很快就过了,牛奋出了狱,穿了一身西装,平头。村里人都来贺喜了,有的拿着鸡蛋,有的拿着荞面,总之是些稀奇的东西。说实话,他们都怕了牛奋,之前的对牛奋的轻视现在变为虚伪的奉承。牛奋满眼笑容对客人置之不理。  牛奋在狱里谋划了好久,出来决定贩煤。煤矿就在他家附近,他雇人从煤场里运来煤,倒在自家的院里,再联系要煤的人把煤拉走,从中赚钱。有一天,大概是煤又涨价了,牛奋便带着弟弟拿了刀,蹬门进了煤厂主房里,大喝道:“不能涨价,我能涨,你不能涨。”他心里充满了虚伪的愤怒,嘴里带着骂娘的阵阵有词的声音。  牛奋这一下闹的,村人又传开了。村人似乎都怕了牛奋,街上见了牛奋,连连打招呼,有的竟然为了牛奋不回话找到牛奋家里,当面圆场。  牛奋的声望越来越大了,方圆的村子无人不知,牛家岭村有个牛奋,背地里议论说,“牛奋啊,还是堆牛粪。”,这话不知怎么传到妻子耳朵里,妻子回家比比划划了半天,牛奋听出来了,立即给丈人打电话:“老东西,快来把你的女领回去吧,我不要了。”  妻子被丈人乖乖的领走了,牛奋心里愤懑,说不出口,他的平生不好人叫他牛粪了,一听到牛粪,小时候的场景便浮现在眼前,他甚至怪罪于母亲给他取了怪名字。  说来确是牛奋的脾气害了他,一日他正在煤场里争论的喋喋不休,不想,一年轻的小伙子过来拿刀便捅,牛奋还没招架住,已经躺在地上。原来这小伙子便是那天因打招呼没有被回的人,小伙子心里害怕牛奋,觉得没有脸面,心里惭愧,便干出了这一遭事。  牛奋就这样命丧黄泉了,弟弟和母亲嚎啕大哭,家境又败落下来了。  2010.5.1 共 2783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包茎手术后的护理重视事项有那些
昆明好的治癫痫病医院
抽搐晕厥没吐白沫是癫痫症状吗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