柳岸春妮姑娘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3:17:52 来源: 朝阳信息港

一  春妮姑娘小时候常到外婆家玩耍。外婆家境稍稍宽裕一些,在山沟深处大大小小重重叠叠有几亩冷水田,加之在半山腰的开阔地垦荒辟地,种了不少的红薯与山豆之类。养着一头黄牛,有属于自己的几间茅草屋,仓里的粮食可以坚持到出新粮。春妮家在排楼冲,一年有十个月啃红薯,排楼冲地少无田,许多地方都是一线天的峡谷,种不了庄稼。要不是穷,当年排楼也不可能闹土匪,所以外婆心痛丫头,许多时候是硬留着闺女不让回家,说帮忙放牛,外婆可以放心干农活。  外婆屋往山上爬五六里便是天子岭,山岭北面山脚下便张冲张家大屋。站在山顶上,你心有多高,就可以看到多远。你看那高入云霄巍巍连绵悬崖峭壁的南岳衡山是不是就在眼前?你再看,从邹岗山西往东一路弯弯曲曲缓缓慢慢悠悠和和似玉带般飘过来的那是不是蒸水河?看北面,传来天柱峰半山腰的白云寺的悠悠的钟声,远处西北方向巷子口夏家大院袅袅升起的炊烟,正好如白云寺的钟声催促丫头该下山吃饭了,丫头才不会咯早回呢。力牯子哥哥说他不放牛要学艺学木匠了,不会来了,昨天下午我叫他还我的乌泡他还没有还呢,又要赖账了……  放牛其实耍,偌大的天子岭,你把牛缰绳在牛角上挽几圈,挽好别让它自己踩到在原地打转转。或者是牛缰绳挂到了树枝桠,走不出来。牛儿听话,吃饱了会自个儿回家。有些时候,还会咩咩叫几声,似乎告诉春妮儿,你跟力牯子耍,老牛我不陪了……  托人带信叫春妮回去,外婆也舍不得,家里虽说多一口人,多消耗一份粮食。但是这鬼丫头挺乖巧,脚勤手快,捡柴扯草做家务蛮利索,待人接客伶牙俐齿嘴巴甜,不与人多嘴多言。放牛捡柴早出晚归,中午饭都不吃,回来时不光背一大捆柴火,总会有一包野果子。现在要回去,外婆心里酸楚楚,她爹成天跟农会的人瞎起哄,不是绑地主老财,就是斗乡绅贤达,放着家里事不做,庄稼人不种地,喝北风?她娘也真是,月子里不讲究,落下风湿痛,手痛脚麻腿发软也充老崩(充能干),还下冷水去插秧……  “春妮,你过两日回,等下帮我到静心庵切(去)。我想请静心师太作法事,念念经……”    二  静心庵,桃子园半山腰的静心庵,是个小庵子,比不得邹岗山龙王油,天柱峰的岳云寺,只有一间砖木结构的大堂,供着大慈大悲的南海观世音菩萨。往来庵子也是小路,山高路陡林密,名副其实世外桃源,离近的人家李木匠一家相距也有半里。住持就是静心师太,虽然削发为,灰布裹头,身披袈裟,皈依佛门,但是静心师太却是眉目清秀,举止端庄,谈吐优雅,念经拜佛,犹如唱歌跳舞,翩翩有致。  据说师太原为大家闺秀,大地主家千金,读过许多书,自小被父母指腹为媒,嫁一羊癫疯丈夫。结婚当天,新郎头带花冠,红装白马,高高兴兴接得美人归,快到院子门口了,兴奋过头,羊癫疯发作,口吐白沫,手脚乱抓,从马上摔下来,一下滚到池塘里,打捞上来已经是尸体一具。婆婆家认为是新娘命硬,便不准其进屋,娘家又认为嫁出去的女泼出去的水,也不准回,伤心之极就到了桃源庵子。  春妮鬼婆听说要去桃源庵子找静心师太,立刻高兴起来,急急忙忙把外婆的牛角梳翻出来,打了一桶水,躲到屋里梳头发。屋里光线太暗,水里反映的只有鼻子脸,看不清头发,又提着水捅到屋外来。水太多,过门槛时,一下没提起,倒了一地,不光裤脚打湿,绣花鞋也溅得满是混巴水……  外婆有些诧异,叫她回去,是撅嘴巴,讲到去桃源庵子,却是欢天喜地还要梳妆打扮一番。  外婆备了些礼物,从坛子里把过年未舍得呷豆腐装了一碗,还有扫清明时磨的面粉。想起每年端午后,池塘的莲蓬初长成,供奉观音菩萨的莲叶羹,枣泥馅的山药糕……  弯弯曲曲的山沟,树多林密,重峦叠峰,一条小道藏在树林之间,有一小溪伴着小路,一道在树林中穿行,汇流到山冲口有一口塘,亦或是池。水面小,小到不敢牛洗澡。池塘堤岸下面是几丘巴掌大的水田重重叠叠,弯弯曲曲,田埂上刨得光光溜溜,田里水稻已经插好,田埂上高梁苗也有尺把高。  池塘堤岸对面的山腰间,有三四间土砖茅草屋,屋侧垛子堆起个多人高的柴火,屋侧后还有一排草棚子,大概是关牛关猪放农具的脚屋。屋前有两三丈宽坪地,坪地前枣子树花谢结果,枣树下矮丛丛的是棕叶,叶子宽大厚实。正在剪棕叶的女人分不清年龄,浓密的长发挽在后脑扎成蝴蝶,蓬松松却又好看,光洁圆圆的脸庞炯炯有神的大眼睛,若不是眼角的细小的鱼尾纹,你还以为是李家闺女呢,这就李家根伢子娘。  外婆边走,边与根伢子她娘打招呼,春妮却跟在后面磨磨唧唧,左一下右一下两眼珠子到处看。  “婶娘,你屋根伢子呢?”  刚才来时在路上明明看见根伢子在对面山放牛,春妮还是要故意问。  “丫头,你来冒看到吗?”  “看到是看到了,力牯子冒跟他在一起呀?”  “哦,你是在找力牯子,你力哥哥哟。”  外婆走前面好远了,春妮满脸通红,扭扭捏捏,终于鼓足了勇气,说:“婶娘,麻烦你懒咯给力哥哥带句话,我娘要我回去,今晚老地方。”说完双手蒙住通红的脸,眼珠子从手指缝隙间偷偷瞅瞅戴氏,怕丑。  戴氏不是有心取笑,毕竟才十一二的丫头,不可能咯早懂事。便告诉她,力牯子跟师父出去做木工,这几天在马坳张地主家箍木桶。    三  张家今年秋季娶三房,良辰吉日早已定好,若不是农会闹得厉害,早就要准备聘礼了,光箍的木桶就大大小小长长扁扁方方圆圆几十件,坐着烤火的的火桶,洗澡用的浴盆……  马坳房张彪张地主也是大户人家,与三阳铺张家同族兄弟,但是比不上三阳铺张大地主张德的圆滑,张德前几年前跟巷子口夏家老大一起到衡州城读书,后来与夏家妹子一起回西乡,到处游串,这几年湖南到处闹农会,说是闹革命,连老子的命也敢革,批斗游行戴高帽子,说什么一切权力归农会,还劝兄弟把马坳房所属财产捐给佃户算了,哼,想得美。气得大几十岁的张彪一病不起。  前些日子,张彪到静心庵拜菩萨,焚香烧纸钱,阿弥勒佛大慈大悲救苦救难的南海观音菩萨保佑,试摇了一下签筒,掉了一签:“水浒百余将,到头梦一场,盛秋良缘结,太平盛年重。”  他看过放入签筒,重新摇,又掉一签,捡起来一看,依然是支现签。  再摇,连抽三签,都是现签。  原来坐轿来时,还是腰酸背胀头晕目眩满身疼痛,在静心师太的几针银针下去,竟手到病除,走起路来健步如飞,竟比起轿夫还快,回去后就打发人请李木匠开工,准备娶三房。  不是师太的银针有多利害,艾叶团子也不能包治百病,能治张德彪的病应该是那支胡说八道的签。  留下此疑惑让大家去猜。单表春妮和外婆去静心庵。    四  出了冲口,视野开阔起来,潺潺的溪水,缓缓地流淌,水面渐渐变宽,到了桃子源汇聚成一片四五亩水面的荷塘,四月的荷叶正在使劲地舒张,刚露出水面的犹如春妮鬼婆害羞时羞答答的脸,茎杆已经长出水面迎在风中的荷叶,又像张开的托盘,尽情地舒卷,一张张相互遮盖,微风吹过,你扯我拉十分热闹。。  顺着荷塘朝山上走,青石板铺的路,走起来好舒服,路两边的杜鹃花开得正艳,未及山坳,隐隐约约听到,应该是师太诵经敲打木鱼的嘣嘣声。  小庵子,没有龙王庙的宽敞高大,也不及岳云寺的宏伟奢华,堂前的坪地不宽,二三丈左右,坪前不是高大挺拔的景观树,而是一排江南多见的枇杷,间隔着桃树与李子树,枇杷枝头一簇簇金黄,桃子也不示弱挂满了,几乎看不到树叶……  堂前两根大圆木柱墩,两行字直接刻在柱子上,香篆迎风入,清风过鸟寻。相传此联为王船山所题,后来板桥伊山寺重修时,为锦上添花,把这句嫁接在伊山寺的山门。  金黄的枇杷特别诱人,此刻的口水直涌,画梅止渴应该是望枇止渴吧。枇杷树好处甚多,清肺生津止渴,治病疗伤解馋饱肚子,全身是宝,孩子们特喜欢枇杷果,三五成群,一个望风,一个上树,再者两个就是扯开衣在树下接……  左边的的是株枣树,树杆正好一个人双手合围,有一石碑,密密麻麻刻满字,王船山玉连环其一生缘何在被无情造化推移万态纵尽力难与分疏更有何闲心为之偢采百计思量且交付天风吹籁到鸿沟割后楚汉局终谁为疆界长空一丝烟霭任翩翩婕翅冷冷花外笑万岁化灵刻成虚将鸠堂鲲鹏随机支配回首江南看烂漫春光如海向人间到处逍遥沧桑不改。还有一排横字被土埋了看不清,拔开土,述蒙庄大旨答问者  这其一在静心庵枣子树下,却没有找到其二,据说王夫子当年在孝友堂教书,大部分时间却在静心庵诵经拜佛,好一个“向人间到处逍遥沧桑不改”。  师太念念不忘有词,似乎没有注意到外婆的到来,春妮把篮子里的东西拿出来放到神案台上,一个人到外面坪上玩耍,外婆跟着师太的节奏念起来,应该是简单的佛经。  外婆不识字,而念经却一字不落,甚至能跟上师太的节奏:  行深般若波罗蜜多时  照见五蕴皆空  度一切苦厄  舍利子  色不异空  空不异色  色即是空  空即是色  受想行识  亦复如是  舍利子  是诸法空相  不生不灭  不垢不净  不增不减  是故空中无色  无受想行识……  有时候,比如吃的东西掉地上,外婆捡起吹一下,佛说不垢不净吃了不病……许多事情都是佛说佛说。春妮搞不懂究竟是佛说还是胡说,但是只在心里嘀咕,不敢问。外婆讲,对菩萨不敬会肚子痛,那些做坏事的,菩萨会让他们生儿子无眼耳鼻舌身,无色声香味触,无眼界乃至无意识……  春妮看不起菩萨,人作孽报应其子女,子女是无辜的,好比两个人打架,打不赢就去打人家小孩,这不是小人是什么?  觉得外婆不是信菩萨,而是信师太。师太慈祥,从不骂人,从不计较。满院的果子任吃任摘,只是叮嘱不准糟蹋。拜神还愿的供品大多是东家的送了西家,西家给了南家,遇到大户人家还愿,师太会通知远近的善男信女都来。一则众人诵经法力大,场面壮观,二则开斋饭大家帮忙人多力量大,大户人家更乐意。  木鱼“嘣嘣嘣”声停了,外婆对师太作揖问好,说眼皮跳了许久,先是左眼跳,跳了几天。当时暗喜,因为左跳财,后又右眼跳,跳到现在,所以担心,求师太指点。  俗话说,左眼跳财右眼跳灾,外婆的担心不无道理。这阵子闹农会,农会干部喊去斗东家,外婆胆小不敢去,田里的庄稼在疯长,事都忙不过来,哪有时间去,也不敢去,当年王船山衡州举事,死的人还少吗?自古民不与官斗,穷不与富斗,种田的永远是种田,你斗赢了还是帮人家种田,现在右眼皮子跳担心春妮妹子她屋爹,屋里田不耕,事不做这几年跟着闹农会,怕有嘛事出呢。  师太宽慰说,凡事皆有因果,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脱。便在神案上撕了一小点纸钱,在供奉的茶水里沾湿,嘴巴皮动了两下,没有发出声,似乎是念经,仍然替外婆眼皮子粘上,春妮觉得很滑稽,忍不住扑哧笑了出来。  师太没有责怪春妮的不敬,而是说去找些草药你自己去熬水喝,便到后面的柴房找出一把柴火一样的干草。虽然干了,春妮还是认得几样,有桑叶、菊花、薄荷、苦竹叶、白茅根。  师太问外婆,上次提到春妮改名字的事,找先生改了没。  春妮不懂,当初老爹花两筒米八个蛋请人取的名字,都叫了十多年了,也觉得好听,怎么李木匠也说改名字,师太与外婆也讲了几次,就是不说原因。  这时有人在外面喊,“春妹子,春妹子……”很急燥、很干涩、很焦虑。  来的是春妮的小叔,小叔比春妮大两三岁,身体单薄,面黄肌瘦,气喘喘。  春妮忙问:“你急忙忙,嘛咯事(什么事)?”  外婆把粘在眼皮子上的纸钱掀起来,见他满头大汗,劝他:“别急别急,我去舀一瓢水给你!”  小叔一面喘气,一面拉住外婆,我刚才桃源喝了:“告诉你们大事不好了……我哥,我哥……”又指着春妮,“她爹……”  大家都急死了,小叔实在是又急又累又伤心:“她爹,被刘地主打死了!”  晴天霹雳,外婆一下子瘫倒在地。    五  李宗仁带着笫七军与李济琛的第四军进到湖南,演陂桥官道上扬起的灰尘看不清人,唐生智立马改旗易张带人占了长沙,衡阳城衙门的牌子连夜改成了民国政府。第七军第五旅旅长刘日福,参谋长刘克初,广西全州人,祖藉湖南衡州库宗桥刘大屋,前些年广西刘氏修谱,还曾特地到库宗桥拜访,这次路过库宗桥,特地向李宗仁告假去探望。  库宗桥刘大屋的族长刘地主正带着高帽子,接受春妮她爹在罚跪,接受农会的批斗,一把年纪了跪不下,匍匐在台上。  刘日福早就听说湖南的农民运动过了火,抄家分田还要污辱人,士可杀不可辱,拔枪就把春妮她爹一枪毙命,几十号农会成员没有见过大场面,吓得鸡飞狗跳,各逃四方。 共 11988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男科哪家好
云南癫痫病哪家专科医院好
孕妇癫痫患者日常生活的注意事项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