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年珠海的日子十六

2019-07-13 20:24:38 来源: 朝阳信息港

今天发生了好多的事,感觉自己不仅是一个路痴,还会是一个上了年纪的白痴。

我能说我的身上总是会发生意外吗。我能说不管什么情况下我都能巧妙地闯祸吗。我能说这些结局我都是无法控制的吗。有时候真的会怀疑自己的脑子是怎样长出来的。在很多人的眼里,我一直都是缺根经的活着。做事情总是不会经过大脑。所以经常做什么便会错什么。其实,这种结果并不是我想要的,我多么想像其他人一样有规有矩的活着,我多么想做每一件事情都能巧妙的完成,我多么想不再突然的闯祸,不再一直补救这急死人的后果。就像今天,同样的丢鞋我可以接着犯两次,同样的聚餐我也可以犯两次。还好鞋子失而复得,还好把吃不完的食物都圆满的打包回了家。我不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也不清楚自己的心为什么可以马虎到这种地步。夜深了,我在询问着自己【究竟什么时候我才能学会细心的去生活呢】。

今天是幸福与惊险交错着。

很高兴呢,今天我们发了工资。这应该可以算是自己的桶金吧。很好的,我还完了自己欠了很久的债。很好的,次拥有自己的钱。很好的,可以用自己的能力去帮助该帮助的人。可是我欠父母的呢,这辈子,我该拿多少时间去还呢,这份情,我又该花多大的力气去填满呢。对于父母,我是既爱又恨的活着。在我们这个年纪,似乎叛逆是我们的专有名词。我们总是一旁抱怨着父母,而一旁又理所当然的花着父母的钱。我们总是矛盾的个体,我们有时候甚至会以为,父母之于我们而言,只会是衣食的保障。但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慢慢的看到了妈妈焦急而揪心的眼神,看到了爸爸苍老而颓圮的身躯。这种一点一滴的生活慢慢地渗进了我的眼里,我的心里。我在慢慢的感受着他们当初因为生活压力的无奈,我在慢慢感受着一个女人带着三个孩子的艰辛。我总认为我是幸福的,我拥有完整的家庭,我拥有孩子气的爸爸,如磐石般坚韧的妈妈,可爱的双胞胎妹妹,温情而相扶到老的爷爷奶奶,以及整天像孩子般斗嘴的外公外婆。每每想到这些,我都会感激着上苍,可以赐给我如此的幸福。我总认为我是幸福的,因为我还有一大堆爱聊八卦的姐妹。我还有两个对我很好却没有血缘关系的哥哥。我总是会去感谢着,感谢着我生命中遇见的人,或事。因为这些人,带我看到了奇妙的世界,因为这些人,让我认真的去感受着生活带给我的酸甜苦辣。或许,有的人只会是我生命中的过客,但是有那么一个曾经,我拥有过他释放出来的美好。在夜深人静的时候,伴着这些美好,悄然入睡,会觉得原来生活可以如此的美妙与贴心,至少我曾今会是那么的幸运,在千百次的回眸中,可以遇见我生命中注定的过客。或许,有的人会长伴我一生,平平淡淡也好,细水流长也罢,遇见这样的人,我会沉下心来,与他们一起守候一场花开,告别一场花落。我想也就是,人们常说的,【幻看天上云卷云舒吧】。

趁着今天的假期,我又一次的来到了休闲广场。随性的踩着轮滑,任一群小孩子追赶着我。与他们玩耍的瞬间,我是如此的努力在奔跑,一个圈又一个圈的旋转着,跳跃着。每到放假,我总会习惯性的去思考一个问题【我该到哪里去放轻自己疲惫的灵魂】,一直重复的听一首曲子也好,偶尔翻翻古韵犹存的书籍也罢。似乎会发现自己的心还并没有被填满。那我又该干些什么呢,那我又该去哪个可以散心的地方呢。。其实有一个地方我一直都想去,那便是【香洲那边平静而悠远的海】。可是这个地方,似乎离我很远,我一直都找不到那个遥远的地址。

轮滑累了,便习惯性地来到江边,一个人吹着冷风。偶尔回头,会看见那些正在跳着街舞的男孩子,一不小心看得出神。才发现【每一个华丽的动作背后都隐藏着不能言说的伤】。

后来又一次的同事聚餐,又一次的习惯性闯祸。每一次聚餐都会吃的好撑,就感觉食物已经到了咽喉,一个不小心,便会汹涌而出。每次聚餐都过了凌晨,我拖着疲惫而笨重的身躯等候着爸爸接我回家,这种等候是幸福的,是我去以前所渴望的。

凌晨过后的冷风一个劲的拍打着我。我并不理会,让那些冷风像流苏一样划过我的发间。而我,在爸爸的背后,感受着久违的温暖与父爱。这种不经意的温暖,不知道在哪个瞬间,点燃了我生命的柴灯。

夜已很深,而自己还在电脑旁边安静的拼打着自己生活的点点滴滴。

突然很想对熟睡的爸爸呢喃着一些温情而动人的话,可不管怎样的话都抵不过一句【爸爸,晚安】。

男人患上死精症的症状表现
昆明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昆明市女性癫痫病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