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魂大陆之兽皇 第七十五章-比赛的猫腻

2020-01-17 02:43:17 来源: 朝阳信息港

武魂大陆之兽皇 第七十五章:比赛的猫腻

“小叶子,我先去比赛了。”雪儿朝着洛夜说道,然后朝着比赛场走去。

“加油!”洛夜对着雪儿说道。

“放心吧!本姑娘给你拿一个冠军回来。”雪儿对着洛夜露出了一个甜甜的笑容,然后说道。

过了大约半个小时,终于轮到了雪儿比赛了。

雪儿站在了七号赛台的一边,另一边则是一名十七八岁的少女,是由决斗场派来的一名擂主,她已经守了七场而不败了。

两个人都将决斗手镯放入那赛台的缺口之中,双手按在那两个手印之上,魂力涌入赛台之中。

“叮!”

随着两人的魂力注入,赛台四周亮起,随后一层透明的光幕覆盖在赛台的上空。紧接着赛场两端出现了两个大约高五厘米的小人。

雪儿这边是一个粉红色的魂战士,一身紧身的盔甲,手中拿着一柄长剑,身后还飘浮着一朵直径大约两厘米的雪花。

那个少女的则是一个紫色的魂战士,手中拿的是一条鞭子。

这时,赛台的声音响起。

“决斗者:严雪儿

等级:黑级两星

魂战士:雪花战士,

生命:2200

力量:207

速度:224

防御:220

攻击:228

技能:雪剑,雪花防御,雪镖,爆雪剑。

总比赛场次二百二十一场,二百一十七胜,四负。

“决斗者:刘倩

等级:紫级三星

魂战士:蓝鞭战士,

生命:810

力量:81

速度:90

防御:75

攻击:91

技能:鞭击,影击,裂击。

总比赛场次三百七十五场,二百二十七胜,一百四十八负。

“比赛开始!”

“哇哦!黑级决斗者,大家快看,七号赛台出现黑级决斗者了。”赛台的声刚落,朱彬那有些夸张的声音便响起了,把众人的目光都聚到了七号赛台。

“这差距也太大了吧!”

“就是,也就两招就给秒了。”

当观众看清楚两人的数据对比时,顿时便发出了一声声的嘘嘘声。

当包间上的两个中年男子看清楚雪儿的数据时,脸色瞬间阴沉了下来。

两个人便是决斗馆的老板简于存和馆主简长隆。

“砰!”

“该死,怎么会出现一名黑级的决斗者。”简长隆抓起桌子上的花瓶往地上一摔,愤怒的说道。

简于存的脸色虽然也有些阴沉,但是并没有那么愤怒,而是声音低沉的说道:

“现在该怎么办,如果冠军奖品落入那个小女孩之手,我们都得完蛋,不,是我们的家族都得完蛋。”

“要不等她得到奖品回去之时,我们。”简长隆用手比划了一下脖子,坐出了一个割喉的动作。

“不成。”简于存摇了摇头,说道:

“那天你也看到了梅花斗罗接那个小姑娘,能让梅花斗罗保护的人,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她应该便是严家家主的那个宝贝女儿了,如果杀了她,以严家的想查到我们身上可是很容易的,我们简家可承受不起严家的恕火。”

“要知道严家可是有着三名超级封号斗罗,而且是两个九十八级和一个九十七级的超级封号斗罗,便恐怖的是他们的武魂融合技,早些年可是有极限斗罗死在这下面的。”想起了严家那恐怖的实力,简于存便是不寒而栗,要知道他们简家才一个九十五级超级封号斗罗而已,他们要是敢动严家的掌上明珠,严家就敢将他简家从大陆上抹去。

“可是,如果不这样做,一但事发,我们简家照样完蛋。”简长隆用力拍着桌子,烦躁的说道。

“你先安静一下好不好。”简于存望着那把桌子拍的噼里啪啦响的简长隆,皱了皱眉头说道。

“安静,现在已经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刻,你让我怎么安静,当初那个龟儿子想出来的方法,非要用这玩意传递信息,现在好了吧,出事了,看那些家伙该怎么收场。”简于存的话让简长隆变得更加焦躁了,焦虑的在在包间中走来走去。

“你别晃了好不好,晃得我头都晕了,我现在也烦着呢?”简于存不耐烦的说道。

“再说了,谁知道邪灵教会的那些人去执行任务时带着那些书信,现在好了,书信落入了猎杀队的手中,虽然书信没有署名是我们简家的,但是现在天家怀疑的是我们简家和沈家,如果做事再不谨慎一点,我们简家就要完蛋了。”

“可是现在呢?也不是快要暴露了,还不如用当初的办法传递信息呢!”简长隆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垂头丧气的说道。

简于存也有些无奈的摇了摇头,

简长隆突然说道:

“现在只有一个办法,那便是换回那个魂环。”

“停止,哼,说得容易,比赛奖励不是我们都提供给赛会了的,他们可不会和我们换的,再说了,无缘无故的这么做,岂不是增添我们的嫌疑。”简于存冷哼了一声,说道。

“这也不行,那也不行,难道要等死吗?”简长隆大声的朝着简于存吼道。

“你是吃了魂导炮的底火了吧,朝着我吼干什么,又不是我让事情变成这样的。”看着那朝着自己吼叫的简长隆,简于存也不甘示弱的吼道。

另一个包间中,沈离正和一个老坐在椅子上。

看着下方比赛的情况,老人的嘴角一咧,然后对着沈离说道:

“没想到严家的小公主会出现,小离,看来不用你出手了。”

随后老人又对着沈离说道:

“还多亏了小离你发现了简家的狐狸尾巴,只要我们能够拿到证据,便能够洗去我们沈家的嫌疑,我们沈家便安全了。要知道这些日子我可是坐立难安啊,生怕灾祸就突然降到我们沈家的身上。”

“放心吧爷爷,我们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这事不会连累我们的。”沈离安慰道。

“嗯。”

南京市中西医结合医院预约挂号
汉阴县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福建医院治疗男科哪好
南阳治疗卵巢炎费用
湛江哪家医院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