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十六章 沿河传说 下

2020-02-15 20:02:02 来源: 朝阳信息港

最速救护车司机传说 第三十六章 沿河传说 下

一行人匆忙向路边的救护车赶去,剩下的两个救援队员留在现场守着那个男高中生,等待警察。

受伤的救援队员四十多岁,是个壮汉,身体条件很好,肌肉发达,接近一米八的个子,体重估计有一百五六十斤,王鸽担着担架胳膊酸痛异常,肌肉都已经开始抽搐了,可是他知道在这种情况下一点儿都不能放松,耽搁哪怕一秒钟,死神的距离就越近。

刘崖虽然满头大汗,但是一声不吭,怕是之前担架抬了不少次数。

王鸽在与刘崖一起把伤员抬上车之后,终于松了口气,坐进驾驶座之后赶紧放松了一下手臂的肌肉,这才拧动钥匙启动发动机。

落水的女孩也坐在车上,一直在呜呜的哭,抹着眼泪,但是生命安全应该是没问题了,护士告诉她尽量不要动脖子,以免伤口恶化。

王鸽踩离合挂档,油门一跟,打着方向盘将车辆调头,轮胎与地面摩擦产生了吱嘎吱嘎的响声,蓝色警灯闪烁而起,警笛跟随着警灯的节奏同时响起,车辆在调头之后停顿了一下,然后车头略微一抬,救护车就噌的窜了出去。

”妹子,你除了脖子后面的伤,身上还有没有什么别的伤了?”护士问的比较隐晦。

女孩很聪明,一边抹眼泪一边摇着脑袋,”没有,我跟他在河边约会,他突然说想要……要那个,我没同意,他就掏出刀子逼我,我逃脱的时候刀子划伤了后脖子,我跑不过他,只能站在河堤上威胁说他过来我就跳下去,可他一点都不怕,我宁愿死也不可能给他的,就跳下去了……“

女孩越说越害怕,也就越激动。”大叔,谢谢你们救我,不然我就真的死了。我刚才实在是太害怕了,说不出话,要是早告诉你们他身上有刀子,你也不会受伤了,都是我的错。“

躺在担架上的那个救援队员觉得嘴唇发干,伸出舌头抿着嘴唇,”姑娘,不怪你。你也是受害者,不怪你,怪就怪那个小畜生。“他嘴唇越来越白,腹部的伤口不断的渗出血来,声音十分虚弱。

刘崖知道,出血量不多意味着没伤到重要的脏器和血管,但是如果拖的时间太长,生命危险肯定还是会有的。

“大叔,你要是住院了,我就去照顾你。”女孩子抹了一把鼻涕,坚定的说道。

“好了,有什么话去了医院再说。大哥,你不要耗费太多体力。”刘崖说道。

两个人很听话的闭上了嘴,救护车里安安静静,车辆在高速行驶的时候所发出来的路噪被警笛的声音所遮盖,听的并不是太清楚。

湘江中路的南段应该算得上是湘SS区内最清闲的一段道路了,尽管如此,还是会有车辆偶尔经过。

王鸽见路况不错,斜眼看着反光镜,死神撑着雨伞双脚离地,紧随其后。王鸽脚下的油门慢慢的加重,只有这样发动机转数才能够得到有效的提升,速度才提的最快。

在车辆高速行驶的状态下,并不是油门一脚踩到底就就能够在最短的时间内提速的。

车窗外面的景色变换越来越快,路边种植着用来绿化环境的高大樟树,也在飞速的从王鸽面前略过。

先前因为抬担架而造成的手臂酸痛仍然存在,王鸽尽可能的放松着自己的双臂,开车的时候必须这样做,如果过于紧张而握紧方向盘,在有突发事情的时候连快速转动方向盘都做不到。

救护车闪烁着蓝色的警灯,沿着湘江中路由南向北行驶,今天晴空万里,河边的风景很好,不少情侣走在江边的道路上,欣赏风景,谈情说爱,可王鸽一点都没这个心思。

开玩笑,屁股后面还跟着一个死神呢!

他用余光看了一眼仪表盘,指针已经接近八十五公里每小时了。

距离医院还有三公里左右,自己起步要比死神追击早一些,王鸽看着死神与救护车之间的距离,大概换算了一下。

死神今天的速度并不是很快,看来他并不着急收走救援队员的灵魂,这说明伤着的情况还没有到那种最要命的时刻。

现在距离医院还有两公里左右,哪怕是按照这种速度,在抵达医院之前死神是追不上救护车的。今天的情况似乎没有那么紧急了。

王鸽嘴里念叨着,自从干了这样,除了拉几个轻伤轻症病人回医院,屁股后面没有死神可以慢慢跑的情况之外,今天这种不着急的情况似乎是很少见了。

他慢慢放松了精神,既然不着急,那么完全没有必要再快了。开的太快,反而会出问题。

刘崖坐在救护车里一直看着两个伤者的情况,女孩子没有什么太大的问题,而四十多岁的救援队员的脸色却越来越差。

一般失血过多,嘴唇和脸的颜色都会发白,但是这个伤员的嘴唇却有点发紫。刘崖感觉到有些不对劲。

“大哥,是不是胸口发闷?“

”插着氧气管,也喘不上气,心脏有点疼。“救援队员回答道。

“以前有心脏病史吗?“刘崖又问。

”从来没有过。“

刘崖仍旧不死心。”家里是不是有心脏病遗传?“

救援队员似乎已经说不出话了,只能痛苦的点点头。

刘崖沉下了脸,马上吩咐护士心脏病和心肌梗死的急救准备,伤者在受伤之后可能由于情绪过于激动,或者失血过多,造成冠心病发作,严重的可能会导致心肌梗死。

而失血过多加上心肌梗死,后果就是心衰,多器官衰竭,脑供血不足,人说没就没。

“王鸽!到医院还要多长时间?”刘崖对声音显得很急躁。

“大叔,你别死啊……”坐在一旁的女孩好不容易情绪稳定了,一看刘崖紧张了起来,又哭出了声。

王鸽一听就觉得不对劲,再一看反光镜,死神马上快要摸到救护车的车厢了。

怎么来的这么快?

病人的情况一旦加重,死神就会感应到,并且提升自己的速度?

居然还有这种操作的?

王鸽不敢再耽搁了,出了湘江中路的南段,车辆变得多了起来,可是此时伤者的情况却变得更加严重了!他狠踩了油门,“两分钟,两分钟我一定到。”

发动机发出一阵短促的轰鸣,王鸽按着方向盘边儿上的按钮,警笛声音不断变化,周围的车辆看到这辆救护车突然鸣笛提速,都知道车上肯定是有急症病人,纷纷让出车道,给王鸽让路。

死神居然没有被刚才的加速甩掉!看来情况的确如此,车上的病人越是急症,死神接近他的速度也就越快。如果车上的病人在得到了救治之后情况转好,或者脱离危险,那么死神就会处于一种观望,等待的状态,速度就没有那么快了,甚至是会放弃收走灵魂。

王鸽用变道超车,来试图阻止不断想要进入救护车车厢的死神,可按照这样下去,死神早晚都会追上来的。

他死踩着油门,救护车的档位杆早就已经在五档的位置了,发动机转速表上的指针指向了两千八百转。

两千九,三千,三千一!

而救护车的速度也越来越快,从八十五公里每小时变成了九十,九十五。

八百米,最后八百米了,直路!

湘沙,是一个开放性很高的娱乐都市。

当然,湘沙也是一个有钱人很多的城市。

这些富人有的喜欢玩表,有的喜欢玩女人,有的喜欢玩车,有的则是都喜欢

下午,湘江边儿上这条路上,就有一个喜欢玩表,喜欢玩车,又喜欢玩女人的主儿。

超速,实线变道,左转车道直行,甚至是闯红灯,坐在保时捷跑车里面的这个年轻人都不怕,因为有很多人会替他扣分,处理违章,交通罚款只占用了他零花钱里面的冰山一角。

只要不出事,怎么飙车都可以。

这辆保时捷跑车是大前天刚提回来的,车里副驾驶座上的美女也是今天早晨刚换的。

他以一种在市区内绝对超速的速度,行驶在湘江中路上——时速九十公里每小时。

旁边的美女大叫着刺激,他却在想着晚上的时候在床上怎么刺激。

突然,他听到后面传来了警笛的声音。警察?他不屑的笑了一声,然后看向了反光镜。

然而令他吃惊的是,反光镜里出现的却是一辆救护车。

这辆救护车正在以一种难以置信的速度向他靠近。

他没准备让路,反倒是狠狠的踩下油门,想要把救护车甩到身后。前方十字路口的红灯亮了起来,他毫不在乎,反光镜里却出现了救护车远光灯的闪动。

就在他加速闯过红灯的同时,救护车却突然改变了车道,从他的右侧超了过去,驾驶员是一个穿着深绿色制服的年轻人,在超车的时候,看都没看这辆豪华跑车一眼。

救护车在前面的路口转了个弯,等到他抵达这个路口的时候,发现道路右侧就是雅湘附二医院,他叹了口气,靠着道边停了下来。

”什么跑车啊,救护车都跑不过。“美女白了他一眼,推门下车,还没等到他去解释自己没有来得及提速,美女就嘭的一声,重重的关上了车门。

他下了车,没有追人,反而是走到了急诊部大门前,找到了刚才的那辆救护车,身穿深绿色制服年轻的王鸽拎着水杯从车里下来,拧开盖子灌了几口水,然后略带挑衅的盯着他。

他掏出,拍了个照片,发到了自己几千万粉丝的微博上。

“这个救护车司机,开到很快。”

王鸽并非是在看那个有钱的主儿,他看的是撑着雨伞的死神。车上的两个伤者在抵达医院那一刻就被送进了急诊室,死神望而却步,在急诊部大门口纠结了一下,终究是没有追进去。

”那个人怎么直看你啊!”铁大致也刚刚出车回来,拎着水杯,与王鸽做着同样的动作。

王鸽这才反应过来,急诊部大门口有个年轻人在盯着他看,年轻人的身后停着一辆深紫色的保时捷跑车。

“可能是我刚才开的太快了,超了他的车吧。”

就在几分钟前,十字路口的监控摄像头同时拍下了两辆车超速闯红灯的镜头。

保时捷的车速是九十五公里每小时,而王鸽的速度则是一百零三公里每小时。交警部门在处理这个违章的时候,看着被拍到的画面偷笑。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