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刃噬心 第十四章 尔窥因由

2020-01-17 02:59:17 来源: 朝阳信息港

天刃噬心 第十四章 尔窥因由

石生四x待盈耳识有闻,感晰后有声势,知觉思绪,便予车下匆匆入林。梁安虽未辨识,但马匹燥行,石生又附紧颜,自知事生,随没草间敛息,方问:“有人追从?”

“或可,不过身后交击闻予甚远,未知何人,愿非方氏罢。”浅语简寥,却教梁安不免多望。“甚远?你这耳力实也了得,竟与老马相当!”

“哼,我济元功法健理x窍,融汇五识,且有顺风可闻。倒是你,再拿畜牲与我喻较,仔细你那皮。……不好,这马夫怎生事端!”石生假作恶言,恨恨话语,忽见车马驾急,调转而回,焦言欲出,兀又复回。“罢了,倘若真个追寻,亦未知你我藏伏此处。”

“嘿嘿,幼时只道你石头憨直,不想亦怀巧思,当要刮目喽。”

“你这泼皮模样倒与从前一般,不知年岁可是长到肚里去了,哼哼。”

“嘿……!”

二人遮身亦往讨笑,突而各自噤声低伏,只因一双骏骑驾近,眨眼掠过。

“这双女子便是方家门人?可适前闻势……”石生暗测,无意瞟目梁安,见他眉丝拧结,即问:“你识得她们?”

“其中一女我倒有过一番面缘,她是千羽内阁弟子,名唤林婉如,旁骑之人想必亦然。只是,不知她们为何寻至此处。”

“你言意……是她二人随你至此?”

“恐无旁想,千羽阁那老婆子疑思甚重,她既瞧破我识得妖……沈纤芸,想来必查干系。怪我一心急切,未察身行,恐怕药堂已教旁察。”梁安苦笑,满怀歉疚。

“察予如何,既然已教方氏盯瞧,多个千羽又有何妨,只要未寻你我,谅他们也难起风浪,否则那间铺子早教人掀了顶。”石生侧言豪放,旋又低身张探可曾让人听了声气。梁安知他宽言慰己,实则牵怀樱儿,但话行至此又岂点破平惹烦忧,索性一笑附之。

二人伏在林中,久未见人再往,便合商议。既然两方人马均欲获行,大道遇阻,自拣小路,于是匆匆道走。

……

隅江城,此时天色已暗,红叶二女落座华栈,自顾饮宴。

“师姐,白日折杀方氏五骑,现时这般张作,不怕他们来寻?”如儿虚缩椅中,轻抬眼帘,又将劲蓄,只探周遭动静。

“方氏?有何可惧,此时他们自有乱扰。莫忘了高人巡侧,仅以雄力击刃没土,世间能耐几人如此,他们又岂闲暇来寻。”

“那……那梁安当真察觉动向,才将迹掩?”

“如儿,你也太将梁安轻瞧了些。我知你心有系,可梁安终非蠢笨。你我一路寻去,杂迹无痕,那辆回行车马定其雇座,虽只无心一瞥,但厢形无损,唯能自走。”

“呼……师姐既是说了,那便无碍。”如儿听罢,轻呼一气,顿也食欲上头,起箸珍馐。可红叶却把盏住,问道:“如儿,你诚实答我,梁安究予心间何系?”

“师姐!……那梁安不过师尊寻查之人,我又怎怀心思……”细语低声,如儿只把菜肴胡入口中,意态搪塞。

“你我相携同坐,还妄师姐不明?”

“唔……既然师姐明辨,如儿自也不便遮瞒。当日千羽遇袭,幸得梁安施援,若说情谊,仅存感激,是以师尊疑惑,始言不信。但师尊所料俱无偏错,又教如儿犹复难当,今番枝节盘生,却已笃定,梁安绝非j恶之徒。”

“你又怎知?”

“梁安寻往药堂之主,便连驿馆小厮亦闻耳鸣,想来那位东家必也岐黄过人,倘若药宗尚存,如儿只道他是门人弟子,但药宗既亡数久,这等近闻之人又岂魔盟歹续?梁安既得旧识如此,怎入偏途。”如儿珠语连毕,现无动静,又称告言:“如儿体乏不支,自且歇息,师姐亦莫误休才是。”

红叶低应,目望满桌却已神游,如儿似顾再问情由,连忙起身合入房中。

“当若如儿所说,倒也可能,那药堂医来客往,并非新张。可魔盟素擅掩迹,花费时日铺立门面亦非不可,但隅江方圆又有何事务能引魔盟耗费如此?……不过梁安旧识年岁相当,除非自幼习术,否则绝难薄具名声……方氏?方氏大动,或与日间那人颇有干系,却又为何极防我等?……不对!方氏所对定是那人,昨夜我等不过尔闯防境!……难道昨夜震声便是此人?!能将方家宿老一招毙命,定是此人无错!……那方氏为何围视药堂……?!他在药堂之中!种种说来,梁安依与此事有系!”红叶静思,猝而惊疑不绝,只因遍索连枝,具与梁安难脱干系。遂起身形,欲入如儿房门,却又停驻。“如儿终究情动,与她道来,只怕惹思其哀,又话口舌……”而后,自入宿来,便无声息。

夜中,一处偏陋小院,朽井枯枝杂草遍地,远远看去,一支烛火掩在窗纸之后,隐隐晕晕。房中,三男一女静立不鸣,望着地上七具尸身随影摇曳,久难发声。

终于,僵寂打破,其中一人紧握双拳,忽道:“此事甚着,等不得,我即可出发回报家中。”

“四哥!那人既连二叔祖也杀得,你又怎能返达!”

“五妹……来人直取我氏性命,定已久蓄,倘若苍枭被截,岂非白白露了行迹。”

“可若讯鸟亦难c翅,你……你此去了焉有再回……”

“无妨,我自有打算。来人既未白日行凶,想来颇有顾忌,只要夜间未行张具,当无所碍。不过若已教人探得身所,不论如何自顾逃去,切勿白错生机。”说罢,只将细软收拾,夺门而去。

“四哥……四哥……!”

翌日清晨,红叶、如儿行出客栈,牵制缰绳缓步出城。

“师姐,你我这般悠悠踏足,几时才能寻到梁安?”

“寻他作何?”

“嘻嘻,师尊吩咐,怎也忘怀。”

“梁安已默踪迹,不必寻,也寻不到,索性游历美景,待返门中再话不迟。”

“啊?我……好罢,可略山光湖色,却也不枉。”如儿口述轻畅,可眸中失落依旧难逃红叶慧眼,只是假作不闻,悠荡牵马,没入远处。

苏州市相城区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长春牛皮癣治疗基金
nk细胞免疫疗法
治疗白癜风医院清远哪家好
肇庆哪家医院治疗癫痫病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