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次围攻开封损失巨大李自成罗汝才为何撤

2020-02-15 20:07:45 来源: 朝阳信息港

第二次围攻开封损失巨大,李自成、罗汝才为何撤军?

正月十三日上午炸城失败,让李自成的人马大受打击,此后攻势大减,改用大炮不停地向城中轰击,打进城中的铅子有二三斤重,非常可怕。不过,对于守城者来说,苦难的日子即将结束。

这一天发生了一件事,显示出明军将领的卑劣习性。

《守汴日志》的作者李光壂身边有一个驾车人,名叫范文举,勇武有力,被农民军抓去。这位范文举也是个人物,不知道用了什么高招,带着一匹大黄马、一副龙鳞甲、八十二两银子,另外还有两颗据说是农民军的首级,逃回到东城之下。

守卫东门的马将不放他进门,找来李光壂确认,李光壂又跑回曹门请示巡抚大人,巡抚批示可以把范文举吊上城墙。

李光壂返回东门,布政使梁大人又挑毛病,说巡按大人的批示里没有提到他这位布政大人,所以不许放人进来。李光壂只好再跑回曹门那边请示,一来二去天就黑了。结果当天夜里,守卫东门的马将悄悄把范文举杀了,吞占了他的银子和马匹、铠甲。

范文举只是一个卑贱的仆人,人又死了,即便他的主人李光壂想为他讨回公道,一切也都死无对证了。

另外一件小事,各书都有记载,但差别很大:《流寇志》中说,在第二次开封之战中,总兵官陈永福用箭射伤了李自成的左眼,《明史》、《明史纪事本末》也是这样说法。

但《守汴日志》等书中很明确地说,是第一次围城时,由陈德射中李自成的,而陈德是总兵官陈永福的儿子。

《大梁守城记》的说法更为可信:第一次守城战中,守城者制作了一种弩箭,箭杆比筷子略长一些,前端铁簇如锥,安放在木槽之中发射,射程为三百余步,大约一百米。当时城上射出大量的弩箭,其中一支射中了李自成的脸,最终导致左眼失明。当时局面混乱,根本无法断定是哪个人射的。陈永福利用自己的权力,把功劳安到儿子陈德的头上,为的是给他请功升职。

正月十五日,李自成的老营最先撤离。中午时,攻城的农民军也陆续撤离,奔向东南方向,一路上扬尘蔽日。

在确定李自成已经解围而去之后,正月十六日,巡按御史任浚下令打开曹门,带着知县、推官和周王府的太监前往农民军的营地察看。整个营地宽约八里,长约二十里,范围相当大。营地之中一片狼藉,“牛、驴、马头皮肠肺,间以人尸,秽满营内外”。

繁塔寺一带是农民军的粮库,满地都是被遗弃的粮食,“粮深三尺”。这些都说明,农民军在物资上并不匮乏。

官军清理营地,发现农民军一共丢下两千三百多名妇女和三万多头牛。妇女们被送进城门之外的月城当中,禁止兵民掠夺侵犯,等待亲属前来认领。最终剩下三百余人无人认领,被送往尼姑庵,政府每天每人供给一升小麦。

三万多头牛被官府半价卖给家民,做为耕牛使用,但这些牛最终大多死掉。

正月十八日,开始清理战场。从曹门到北门这十多里的区间,是战斗最激烈的地方,城墙损坏严重的地方有三十六处,一些地方完全坍塌,几为平地,各方抓紧时间抢修城墙

城墙之下尸横遍野,断发满地,“死伤者无虑十万”。官府征调了大批人力清理掩埋,忙碌十多天,可见当初战事的惨烈。

《守汴日志》记载,李自成、罗汝才率军离开开封,退往朱仙镇,清点二围开封的损失。三万精兵当中,战死者将近一半,另有二千八百七十三人重伤(《豫变纪略》的数字是三千八百七十三人),都用方桌抬到朱仙镇。

总体而言,李自成、罗汝才第二次围攻开封二十多天,损失巨大,毫无所得,那么他们为什么甘心放弃进攻?

分析一下,大概有这样几个原因:首先是持续二十天的攻城战毫无进展,伤亡惨重,极大地挫伤了农民军的锐气。

其次,开封城防坚固,上下一心,无隙可乘。

第三,各路官民正在赶来救援。几个月前的崇祯十四年九月,陕西总督傅宗龙兵败被杀,保定总督杨文岳被革去总督一职,戴罪自赎,现在他率领官兵正在逼近开封。

但杨文岳是李自成、罗汝才的手下败将,不足为惧,真正让他们担心的另有其人,那就是平贼将军左良玉。有消息说,他的大兵即将来到。

免责声明:以上内容源自络,版权归原作者所有,如有侵犯您的原创版权请告知,我们将尽快删除相关内容。

重庆市红十字会医院怎么样
北京德胜门中医院口腔科正规吗
贵州癫痫医院有哪些
安阳治疗宫颈糜烂医院
盐城重点男科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