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短文学较量中的失算小说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18:01:42 来源: 朝阳信息港

办完要事,时间一晃到了晚上八点。他急匆匆往家里赶。  天有些黑。一路只见来往的人影,不见面目。进入宿舍区时,前面不远处有两个人影在晃动。他们边走边小声说着话。  一个说:“如今的鸟事真不好说。前天电视里讲,一个什么局长,收了人家包工头五万才给了一项工程。半路上又卡壳,结果再要了三万。”  一个说:“这还是好的。昨天报纸上说,一个什么长儿,收了包工头十万,还把他漂亮妻子睡了,才许诺了一个工程。”  一个说:“如今的事太邪乎了,不送礼,不想办成事儿。”  一个说:“现在一些有权的,真没个好东西。别说不送礼,送少了还进不了油盐呢!就说我们要找的那个局长吧,昨晚塞了他六万,今天上午见他时,似乎什么也没发生过。那个架子呀,吓人呢!”  一个说:“怕个逑哩。六万不成再来六万。他的喉咙粗,我们的钱多。只要他敢张口,我就敢往里面匡粪。”  一个说:“头儿,我还真有点担心。要是这次再听不见水响怎么办?”  一个说:“去检察院告他!让他呕血,进号子!”  一个说:“那不是也把自己搭进去吗?行贿也治罪呀!”  突然,声音没有了。两个黑影悠悠地晃着,像鬼影时隐时现。  他心里一颤,仿佛他们说的事与自己有关,顿时警觉起来,跟他们紧了。  不一会儿,声音又有了。  一个说:“其实要说,我们这些包工头们也都是些傻X。一个工程又能嫌多少呢?就是嫌得再多,又何必让他们这样的人白捞?”  一个说:“是呀!自己赚点辛苦钱,还总是看人冷眼,挨人冷脸,还怕别人不接受。实在不值。”  一个说:“如今世风坏,还不就是这些王八蛋们搞出来的。”  一个说:“这倒是大实话!你先讲的那个事,我也听说过。还说是那个包工头主动让自己的老婆勾引的那个什么长儿。你看下贱到什么程度。”  这时,声音又没有了。黑影鬼鬼祟祟转了两个弯,突然一闪,钻进了一楼房的楼梯间。  他已经彻底明白了他们是谁,要干什么。因为那个楼梯间正是他住的单元。他屏声静气地紧跟不舍。  前面的脚步声轻轻的。他的脚步声更轻。  到了四楼,前面的脚步声停了。他也停在了三楼。两个黑影又开始说话,声音小得像嗡嗡叫的蚊子。但他还是听清楚了。  一个说:“大概就是这层吧,是东边还是西边?我记不太清楚了。”  一个说:“好像是西边吧,敲着试试看。”  一个说:“别急。快把钱袋揣进衣服里。”  一个说:“那是。万一敲错了门,就会露马脚。”  接着,就有解衣扣的声响。  这时,他几步跨上了四楼,摁亮了楼梯间的电灯。顿时,明晃晃的一片。那两人像贼一般紧紧地缩在一起,把鼓鼓的钱袋挤在中间。  他很快就认出了那两张脸。上午在办公室,他们见过面。但还是装出陌生的样子,很警惕地问:“干什么的?不是想扒门吧?”  他这样一问,那两人更加紧张,钱袋夹得更紧。他正想顺势进攻,这时,其中一个突然认出他来。忙结结巴巴地说:“是……周局长吧……我们正找您呢!”  两人随即一笑,伸直了身子。那个鼓鼓的钱袋彻底敞开在他眼前。  其中一个笑出一脸皱皮说:“真是来得早不如来得巧呀!”  “有事吗?”他一脸严肃地问。  “来看看您。”提钱袋的说着,抖了抖钱袋。  “我很健康,有什么好看的?”他说。  “不,还有点意思。”另一个见他不想理睬,忙说。  “什么意思?”他有点不耐烦了。  “给您点茶水钱。”提钱袋的说着,又将钱袋晃了晃。  “多少?”  “六万。”一个说。  “不,昨天晚上还给你办公室塞了六万。”一个说,“一共十二万。”  果真十二万!他立即想起刚才一个家伙的话:十二万成与不成都不会让他自在。用心何其毒也!他急剧思考着对策,很快就有了。  “你们实在是聪明人,怎么比那些傻X还傻呢?”他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吼道:“昨天那六万,我已替你们在检察院挂了号。这六万又要我代劳?”  说着,他一把将对方的钱袋抓到了自己手里。  “哎呀,这又何必呢……”  “就是要让检察院治治你们这些行贿者!”  两人一听,顿时惊得连退三步,一起重重摔在楼梯坎上。  他趁机开了门,又甩下一句:“想要回钱,就先去检察院报到吧!”然后“哐”的一声关上了门。  他将耳贴在门缝边细听。  门外,一阵“窸窸窣窣”声后,一个叹道:“嗨,难怪上午他那么牛气,原来还是……看来,这些钱全打水漂了。”  一个说:“别急,事情总有现原形的时候。”  随着门外轻一脚重一脚的声音往楼下去,他心里很得意——他断定,这些人再怎么傻,也不至于将自己也送进检察院。  可是,后来他还是被请进去了。那时他才明白,那些傻X们其实比他精灵古怪得多。他们那一招让他也不能不叫绝——以一封赞扬信方式为他向检察院邀功,将他轻松地送了进去,他们竟安然无恙。 共 1805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睾丸畸形
昆明治疗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昆明治疗癫痫去哪家医院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