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健康

城投债二季度到期规模将超千亿地方将借新还

2018-12-03 16:49:55

城投债二季度到期规模将超千亿 地方将借新还旧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二季度到期的城投债规模将超过千亿元,其中7月份部分5年期、7年期的基建类债券将到期。

在上半年经济形势走低承压之下,城投债在下半年再次迎来到期高峰。  据不完全统计,今年二季度到期的城投债规模将超过千亿元,其中7月份部分5年期、7年期的基建类债券将到期。这些即将到期的基建类债券能否顺利兑付,已然成为投资人关心的话题。

对此,一位不愿具名的券商分析师对《中国经营报》坦言,在四万亿投资刺激下,城投债主要投资方向为市政建设和交通运输,7月份将到期的主要是上述两种债券。  “从兑付情况看,有些产品在收益上的确没有达到预期,但是否会降低兑付标准,目前尚不能下结论。”  在此背景下,市场纷纷猜测,城投债或将面临违约风险,产品不能兑付的情况或将出现。不过,对于这种猜测,北京大岳咨询有限公司总经理金永祥却有不同的观点。  在他看来,政府平台公司所发行的城投债出现不能兑付的几率很小,中国的体制不允许破产,一旦出现风险,政府对这部分债券兜底的可能性很大,但是对于一些政府做信用担保,名字中有“城市投资公司”的企业来说,政府没有直接的兜底义务,因此这些企业容易出现兑付风险。  高风险的“城投”债券  “比如说水务公司、城建公司、公益性投资公司等企业所发的城投债,原则上也有政府信用做担保,但因为其有收益,一旦出现风险主要还是由企业自己偿还。”一直帮政府做项目咨询的金永祥说。  20多年来,金永祥一直在为政府BOT项目(基础设施投资、建设和经营的一种方式,以政府和私人机构之间达成协议为前提,由政府向私人机构颁布特许,允许其在一定时期内筹集资金建设某一基础设施并管理和经营该设施及其相应的产品与服务)做咨询工作。在他看来,城投债募集的资金主要用于棚户区改造、基础设施、公共服务等领域建设。  这一观点和审计署的审计报告相吻合。  根据全国地方债务审计报告,用于市政建设、交通运输、土地收储、保障性住房等基础性、公益性项目的支出占比为89%。其中,市政建设支出多,占到35%,交通运输设施建设占到24%,土地收储和保障房建设分别占到11%和7%。  市政建设是地方债务的流向,尤其在天津 、上海 、湖北 、广东 、江苏 、安徽和海南,流向市政建设的地方债占比均超过40%。交通运输设施建设是地方债第二大流向,其中山西省地方债务中62%流向了交运设施建设。  “有些城投公司的项目经营得好,收益甚至超过预期。出现不能兑付的,主要是一些经营不善、收益不能持续的项目,他们希望借助政府兜底来缓解债务压力。”金永祥认为,相比地方政府性债务,城投债的收益有时可以覆盖风险。  不过,因为这些项目的高收益,政府在回购或者偿还时也存在各种压力。  在全国财政科研工作会议上,财政部副部长王保安表示,地方政府债务利息过重已经成为政府回购项目时遇到的一大难题。  他举例称,2012年借助企业信用通过融资平台公司发行企业债等融资年化利率达8%,通过“影子银行”等融资成本更高,如信托融资的年化成本大多在10%以上(24.4%),政府回购融资年化综合成本大多在20%以上(42.4%)。由于这些收益远高于银行贷款利益,因此对政府来说,回购存在很大的风险。  对此,上述券商分析师表示,城投类公司在政府项目建设中承担了更多融资职能,因为较高收益往往能吸引投资人更多的关注,但是也因此对地方政府的债务水平造成很大压力。“在实际操作中,有些城投类负债是被摒除到地方政府性债务之外的,因此严格来说政府对此并无兜底义务。”  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城投债累计发行规模达3594.70亿元,较去年一季度的2993亿元同比增加601.7亿元,增幅20.10%。  允许借新还旧  虽然存在各种风险,但在高收益趋势下,城投债的发行仍然逆势上涨。数据显示,6月14日当周已确定发行的城投债有11只,从地方政府行政级别来看,以省、市级城投为主,其中市级城投7只。对此,中投证券研报分析称,城投公司债务扩张迅速,借新还旧是一个主要方式。  中国社科院财经战略研究院杨志勇认为,在地方债务没有从根本上解决之前,城投债基本都要靠滚动发行来还钱。“不发行债券,项目短期资金链断裂后就会出现信用风险,只能通过滚动方式,通过借新债来偿还以前的本金。”  2012年银监会严控不良贷款余额和比率,提出严禁项目贷款借新还旧,之后民间融资兴起,各种债券的发行呈现井喷,与之相应的风险也在加剧,融资成本有的高达20%,如何解决企业融资难题成为大众关注热点。2014年年初,发改委相关负责人表示,为了降低债券兑付风险,允许平台公司发行部分债券对“高利短期债务”进行置换,以及允许平台公司通过发行债券“借新还旧”。  本报获悉,目前解决债务风险主要依靠债务展期、借新还旧和债务重组三种方式。  事实上,作为债务主要贷款方,银行对此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王保安称,地方政府举债融资不规范,多头举债,举借主体多达15.4万家。“为规避监管,有些债务已从信贷转向非信贷,从银行表内转向表外。”  对此,北京某银行信贷部门人士表示,企业通过借新还旧的方式对于银行来说也能减少债务压力。“当然这部分资金主要用于偿还银行的本金,其他用途是被禁止的。”  审计署数据显示,在地方债务规模中银行贷款占比超80%,银行系统性风险正在逐渐加剧。不过,监管部门已经注意到风险。2014年全国银监工作会议上,银监会主席尚福林对银行业缓释平台贷风险做出了部署:抓好全口径管理,在严格贷款管理的同时,对非信贷融资进行并表监控;抓好风险评级预警体系建设,逐笔落实还款来源,制定风险处置预案。

服务员服装订做
上海到东莞物流专线
福意联恒温箱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