崇祯:重征天下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雨夜设伏(四更求花求订阅)

2020-01-16 19:18:43 来源: 朝阳信息港

崇祯:重征天下 第一千零五十九章 雨夜设伏(四更求花求订阅)

中国北方素有“一场秋雨一场寒”之説。因为盛夏过后,更北方的冷空气开始南下,与停留在黄淮一带的暖气团碰撞交汇。每一次交汇,都会带来一场降雨,同时把暖气团赶得更靠南一些,气温也会随之下降。这个过程往往持续很长时间,也就造成了秋雨悱恻的独特气候。

此时此刻,京师附近正经历着这样一场秋雨,而且从正午到黄昏,雨势逐渐增大。无论是攻城的清军还是守城的明军,都受到了降雨的影响。大地变得泥泞起来,雨水打湿军服后,也让人彻体生寒,浑身打哆嗦,更兼天色昏暗,雨雾迷蒙,能见度迅速降低。

清军又象征性地攻击了一阵之后,也不得不草草退回大营。明军激战了大半日,此时总算得到喘息机会,也抓紧时间吃饭休息。城墙外的原野就这样突然静了下来,只能听到沙沙的雨声。只有那些被战火烧得焦黑的尸体仍然躺在冰冷的地上,任血污被雨水扩散,提示着所有人:这里仍是杀人的战场。

戌时二刻以后,夜幕彻底笼罩大地。清军大营如同一个黑暗中的魔鬼,阴沉沉地蹲在数里之外,看不到一丝光亮;永定门城头亦是灯火寂寥,只有少数巡城士卒仍伫立在雨中,警惕地望着远方。但在雨夜之中,目力之所能及,也不过数丈而已。

三更以后,就连这些值夜的士卒也耐不住困倦,纷纷倚在垛口上打盹。然而就在此时,借着雨声的掩盖,夜幕之中,正有一支全身黑衣的数百人队伍,悄无声息地穿过原野,xiǎo心翼翼地向城墙接近!

这支清军可不再是汉军旗或是蒙古八旗,而是真正的满清正蓝旗精锐士卒。他们每个人都擎着一柄雪亮的钢刀,但此时天空如同黑锅底一般,也就不怕刀刃反射月光;为了不妨碍行动,那条本来拖在脑后的丑陋辫子,如今却都一圈圈缠在脖子上,辫梢咬在口中,恰似正在吃一坨黑屎的狗。

率领这支部队潜行前进的,正是正蓝旗大将屯布禄。白天他给莽古尔泰献计夜袭被采纳,又自告奋勇亲自打头阵,大获莽古尔泰褒赏。

当然屯布禄也不是单纯恃勇,他心里很清楚,雨下得这么大,明军的所有火炮和鸟铳都无法正常使用。而且原野又这么黑,几步之外便很难看到人,他可以很轻松地率军摸到城边。另外他观察了整整一个下午,城墙上的那个大缺口都没有修补的迹象,最低处只有五尺多高,一纵身就可以跳上去。

因此屯布禄对这次偷袭很有信心。几天之前,清军就尝试过在夜间派兵摸到城墙附近挖洞藏身,那次明军就没有及时发现。只要这次还能成功接近城墙,屯布禄对自己和手下的战斗力有着充分的信心。

努尔哈赤创立后金军之初只有黄、白、蓝、红四旗,这蓝旗即是正蓝旗的前身。后来因“归服益广”,扩为八旗,其中上三旗是正黄、镶黄、正蓝,只因后来莽古尔泰弑母,做为惩罚,才把他的正蓝旗降至下五旗。但是其战斗力并未下降,仍是八旗的主力之一。

屯布禄本人则是清军中一流的猛将,与鳌拜不相上下。自从鳌拜被明军的手榴弹炸伤后,屯布禄更是得意洋洋,俨然以满洲第一勇士自居。今天他亲自攻城,当然是希望一战成功。为了鼓励他奋勇作战,莽古尔泰还特许他可在城破之后肆意抢掠,抢到的钱财和女子全归自己。

屯布禄自是大喜,天色刚刚黑透下来,他就率领五百精兵从大营出发了。正蓝旗的另一名大将爱巴礼则率领三千骑兵悄悄在一里之外跟着,只要前方得手,他立即率领骑兵猛冲过去支援屯布禄。再后面则是莽古尔泰亲率数万大军接应,务要一鼓作气拿下京师。

经过将近两个时辰的潜行,屯布禄终于率众抵达永定门城下。他抬头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偷偷观察城上的动静。却听城头传来阵阵鼾声,想是明军经过一天的厮杀疲惫已极,这时候都已进入梦乡。

屯布禄暗叫天助我也,立即将手中钢刀一挥,五百清兵迅速涌至那处被轰塌的城墙下方。

但是屯布禄不光勇猛,同时也十分狡诈。即使觉得偷袭得手,他还是命令手下士卒先上。十几名清兵立即组成人梯,后面的清兵踩着他们的后背和肩膀,迅速冲上豁口,向里望一眼便对屯布禄低声道:“里面没有明军!”

屯布禄大喜过望,心想这次偷袭可真的成功了,当即如同饿狼般长啸一声,发出进攻的信号!

数百名清兵立即爆发出疯狂的呐喊,在寂静的雨夜中,足可传出数里之外!随即他们就纷纷蹿上豁口,纵身向下跳下去,企图杀入城中和明军混战,先控制城门,然后打开城门把爱巴礼的骑兵放进。只要骑兵一冲进来,这场战争就结束了。

孰料冲在最前的几十名清兵脚刚落地,便觉脚下忽忽悠悠震颤不止,突然“呼隆”一声,地面竟然陷了下去!

原来这地面只铺了一层薄木板,上面覆上了薄薄一层土。上去一两个人还可,这几十人同时蹦上去,木板哪还禁得住,当即折断,清兵立即坠落到早已挖好的陷坑中去。

而这座陷坑,则充分发挥了中国古代劳动人民的智慧,什么削尖的木桩、铁枪头、大铁锨…总之只要是能刺穿人体的东西,都铺到了坑底,上面还洒了不少生石灰。

这几十人掉下去,那还能有个好?大部分当场即被扎了个透心凉,还有人竟被大铁锨拦腰斩断。剩下的人或被刺穿了腿,或被枪头扎烂了脚,再加上石灰腾起迷住了双眼,雨水再一浇,立时变成熟石灰,那可是腐蚀性很强的强碱,这些人立即疼得大声呼号起来!

这时城内突然杀声大震,向城墙豁口处万箭齐发。城头一员大将则厉声怒吼道:“狗,圣上料定尔等会来偷袭,早已布下天罗地,受死吧!”

书友群,欢迎加入互动~

...

...

南京肛泰医院靠谱吗
郑州银屑病医院预约专家号
北海哪家癫痫病医院好
淮安哪家医院治癫痫病好
宿迁哪家牛皮癣医院治疗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