窒息也叫生活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2:53:53 来源: 朝阳信息港

生活的模式是千变万化的,我们可以选择自己的方式面对生活。谁知,现实根本没给我们选择的余地。于是我一不小心便活进了一种被压抑的窒息里。  (1)  那是一家所有员工加起来也不到三十人的小报社。说他小也不光是从人数上来说的,它的规模,它的气势在我的印象里只能用“小家子气”四个字来形容。远远看去,报社俨然如一艘百孔千疮的船停靠在人气渐失的街口,小楼的显眼处挂着一块美其名曰“君山画报”的牌子。当初见到这个名字我还以为这个报社与家乡的洞庭君山有某些瓜葛呢。老实说,那天在人才市场向该报社投出一份简历就是冲那份家乡情结而去的。  到报到那天我才知道,一起来应聘的共有三个人。编辑部老大说,报社只是给我们几个一个机会,通过竞争,谁谁就可以留下来。一家巴掌大的报社也会在时代的气息里抖出那么一手,嗨,还真看不出,给我压力是吧。好啊,我喜欢!  踏上似铁甲板一样的楼梯穿行于有些阴暗的楼道的时候,一种微微的窒息感穿透我的视觉钻进了我的意识里。初夏的闷热在楼道里初见成效。  编辑部很小,是一间不足十个平方的老式房间。一台有些气喘的旧空调在呼呼地喘着粗气。幸好还有个本该来报到的家伙还没赶到,否则给他一个像样的座处都没有了。面对这样的气派,我不由想起了大学时代咱们学校的报社。从大二开始我便有幸参与了校报编辑工作。那是一件基本上无报酬的义务工作。就算是学习之余为学校尽点心力吧。我喜欢文学,也许是我慢慢在校报上占据了一席之地的缘故吧,否则我不会有机会参与校报编辑工作,更何况我是一个比较内向,不善交际的人。  《君山画报》编辑部多了两个前来参与竞争的人,给这个原来只有两个人在电脑前忙碌的弹丸之地添加了不少生机。  在靠里边那台电脑前忙碌的中年男子终于停下了手里的活计,转身从身后的书架上取出一大堆杂志一字儿排开在我们面前的桌子上,“你们刚来也许还不熟悉我们的刊物,你们先翻翻,了解了解吧。”  我有点猜度地看了一眼瘦长脸上架着一副金边眼镜的中年男人,心想他就是编辑部老大吧!  《君山画报》翻起来还有那么点意思,像翻一本风光旅游杂志一样。特别是那些专门的风光栏目,那景致着实让人大饱眼福。可是翻着翻我猎奇的心态逐渐被专为地方政绩唱赞歌的版面黯淡了下来。我反感的便是狂轰烂炸的政治。在大学办校报时我总是将政治性的东西尽可能地减少到总编能容忍的限度。  生活离不开政治,政治是舆论的导向。但是当我们将政治一味抬升以致使我们的视觉成了地方政绩的风景,我们的听觉成了地方政绩的赞歌的时候,我们的舆论工作就会失去其原有的真正意义。地方百姓的期盼,地方百姓的心声便会在舆论界的无形导向中成为了某些玩弄权术之流玩弄权术的垫脚石。  我倏地感觉到一种无形的压力在向我袭来,我开始怀疑参与这次竞争的真实意义。空调的喘息声将室内的气氛搅得肮脏起来,我感觉到有些窒息。  “赖主任,快九点了,成至诚咋还没来呢?”突然一位看上去还挺顺眼的女性撞了进来,很明显她有些不耐烦了。我一眼认出正是那位在人才市场见过面的刘小姐。  “不管他了,你就给他们两位介绍一下报社目前的情况吧。”  “那好吧!”那位让这个狭小的空间增色不少的刘小姐走近我的桌前,脸上绽放出如鲜花盛开般甜美的笑容。  “那你们两先做个自我介绍吧!”刘小姐脸上的那抹迷人的笑容向我微微一荡,好像是在向我暗示叫我先来吧。  于是我跟我的竞争对手先后作了个简短的自我介绍。  果然不出我所料,窗前靠里的瘦长脸就是编辑部老大赖伟先生。同样靠窗同赖主任只有一桌之隔的那位留着两片小胡子的男人便是副主任何江了。  “哦,对了!站在我们面前的这位靓女便是我们综合办主任刘佳小姐!”赖伟坐回电脑前,“我还得赶篇稿子,刘主任就麻烦你给他们讲讲报社这次招聘的目的吧!”  接近月底了,正是编辑部特忙的时候。两位主任都只顾自己手里头的工作,没时间与我们寒暄。  刘佳也不推脱,拉过一把椅子在我们桌前坐了下来,颇有耐心地向我们讲起了报社的发展史和报社的发展前景。随后要过我们的身份证和毕业证,走了出去。  (2)  下班了,我正欲推车回住处吃午饭。资政走过来拦住了我。  “阿衡,今天中午别回家吃饭了,走,去附近的快餐厅随便应付一下算了吧,我请客!”  “有事吗?咱俩认识才几天,怎么好意思要你请客呢。”  “是想跟你说个事,你知道吗,成至诚他来了,还住进了报社的宿舍呢。”  “真有那么回事?”  “走,先吃饭去。吃过饭后再跟你聊报社的那些屌事。”  我们跟着一位前辈去了一家快餐厅随便解决了饥饿问题,随后在附近的公园里找了个阴凉之处躺了下来。  公园很静,除了几棵高树上偶尔传来几声蝉鸣,几乎听不到任何喧哗声。“蝉噪林欲静”也许就是这种境界吧。  不知资政他是怎么寻思的,反正我倒没将所谓的竞争当回事,只是尽心尽力干好该做的事而已。老实说,要还能有更好的去处我还会跑到这么个鬼地方来受罪。原以为画报文字编辑正是自己喜欢的工作,谁知只不过是将客户提供的资料整理成文而已,而且根本不能按自己的意愿去发挥,更何况画报以图画为主,文字只是一种点缀。  在学校任校报编辑的时候没少读许许多多的精美来稿。真的,从那些美文丽字中挑选文章那才是一种享受呢。在这里面对的全是一些干巴巴的文字,唱赞歌的俗套,枯燥的数据和如何让客户满意的巧言令色以及如何迎合那些喜好玩弄权术之政客之口味的文字游戏。要想在社会的浊流中挣扎生存下来,许多报社不得不如此。  “阿衡,咱俩虽认识不久并且还是真正意义上的竞争对手,但从这段日子的交往中我觉得你是个热心肠,具有正义感的好男人,你这位朋友我是交定了!”  “谢谢你看得起我,不过我可不吃你那一套的哟。你有啥话就直说吧,不要跟我绕那么多弯子。你不觉得累我还觉得累呢。”  “难道你感觉不出竞争其实对咱们俩来说只是形式了吗?老兄,不瞒你说,我准备另谋出路了,这次叫你出来就是想听听你的想法!”  “是啊,要不是你跟我说我还不知道成至诚的事呢。我不知他的底细,不过说实话,我也见不惯他那种奴颜婢膝的样子。见到领导恨不能长出一条尾巴,嘴啊甜得让人恶心!”  “报到那天刘主任不是跟咱们说了吗,试用期报社一律不提供住宿,可是成至诚他已经……”  “别说了,老弟。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啥回事了吗?人家都已经在报社住下了,不就等于已经录用他了吗?还说给咱们三个一个公平竞争的机会,说的比唱还好听,真他妈的卑鄙!”  “近好像正是他们报社忙的时候,编辑部一共才正副编辑两个人。依我看他们是缺人手,利用这种手段暂时借用几个廉价劳力而已!”  “现在那些私人老板谁不采用这种坑人的手段,只是没想到报社也会干出这种不光彩的事来。我还以为报社是个相对比较纯洁的地方呢,从小我就羡慕那些当记者的!”  “兄弟,你有何打算?我也不瞒你,明天我就不来了,去附近工业区好好找找,还怕找不到地方。真的,去给企业办刊物都比这个鸟地方强。”  “学校的报纸毕竟不同于社会圈子里的刊物,我啊只不过是想借此机会学点东西,长点见识,留不留下来,能否留下来我都没去考虑过!”  “老兄,你真有意思。留个电话吧,以便咱们以后联系!”  经过这次谈话,我对老大的看法有了微妙变化。一个人看起来模样真诚,说话直爽并不能说明什麽。毕竟像我一样没心计的人太少了。  下午下班的时候老大让资政留了下来。我想资政那个现实主义者肯定会跟编辑部老大来一次激烈的正面心理交锋。  (3)  我总是每天早上个去编辑部,可由于没有钥匙我只好到综合部的办公室呆坐一会儿。  刘主任进来了,我起身向她打了个招呼。她笑了笑径直走到她的办公桌前,放下女人总喜欢背的小坤包,拿起茶杯走了出去。一定是去外头走廊边的水龙头前洗她的茶杯了。洗好茶杯然后在门口那台饮水机前泡上一杯茶,这是她每天必做的头一件事。  她停在门口的饮水机前翘着屁股开始泡茶。  我不由将目光对准了她。进报社快半个月了还没好好打量过她,这可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  乳白色西裤笔挺笔挺的(看不到一丝褶折),将她的两条玉腿标榜得修长而圆润,圆圆的微翘的屁股让我不由想起了在《人之初》杂志上读到的有关按性对女性分类的结论。也许她就是那种能让人醉生梦死的女人吧,在她身上一定有很多故事,我想。  何主任来了,他打开编辑部的门进了那个令人窒息的空间。  我收敛自己的想象,别有一番情趣地多看了一眼刘主任圆滚微翘的屁股。目光有些猥亵,犹如一位嫖客办完事之后有些不舍离去的味道。  我回到每天必呆的地方,拿起报纸继续前一天未完的事业。  我感觉出了办公室的微妙关系后心情不再平静。似乎每天面对的不是活生生的人而是令人恶心的面具。刚来的那种工作热情已慢慢在各自的算计中冷却下来。  赖主任进来的时候我一点也没发觉,直到他走过来问我资政为啥没来我才知道赖主任已经在电脑前工作半个多小时了。  我不怀好意的目光从那张总是带着微笑的瘦长脸上掠过,心不在焉地应付着“不知道,我不知道他干嘛去了!”  “那小子干嘛去了,打他电话也不接!”那张瘦长脸还是不动声色地微笑着,似乎能容忍一切不把他放在眼里的行为。  我的心猛地一惊:姜还是老的辣,真是个不动声色的刽子手。  我没再理他,只管翻着那份不知翻了多少遍的报纸。  “路衡,今天给你一个任务,跟阿根去明星乡三维居委会做个采访!”  “好啊,只是还没采访证呢!”  “刘主任还没给你办吗?”  “没有,她说过要我们交三张相片,也许她后来忘了吧,一直没提相片的事了!”  “赖主任,让成至诚跟我去一趟‘逛一逛’超市吧!”这时刘佳衣着光鲜地走了进来。  “好啊,只要他没别的任务。噢,对了,路衡的采访证还没给他办吗?”  “是你自己说缓缓再说吗,加之那天他没带相片过来,要不早将他的跟小成的一起办了!”  “噢!”赖主任扶了扶眼镜,“没事,有阿根在,没采访证也没关系,你就去吧,他在楼下等你!”  我背起背包也懒得打声招呼便跑出了办公室。  我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原来赖主任说的公平竞争就是那么回事。尽管我不看重这件事,但每个人都自尊的呀。当一个人的自尊被人像泥土一样踩在脚下的时候会有和感受呢。我真想一走了之。  “阿衡,怎么才下来,我们一直在等你呢!”要不是阿根叫我,我已下楼还没察觉。  “对不起,赖主任给我叮嘱应该注意的细节去了!”我缓了缓心情上了车。  车启动了,开始驶进了车辆穿行的街道。  车上除了业务采编阿根还有摄影师黄涛。阿根,我早已认识,只是黄涛跟司机李奔还是头一次见。  我本是个话不多的人,跟阿根随便聊了几句便一路无话了。我一直在想一个问题,一个其实很简单的问题。人啊为什么喜欢将原本简单的复杂化?例如编辑部招聘文编的事在我们报到的天就跟我们直说了,我倒还能坦然处之,工作时也会心无芥蒂,安心做好该做的事情。以为我是傻子,好忽悠?现在看来资政比我现实多了!我知道资政不会来了。  采访原来也就那么回事!其实我跟阿根他们同去完全时多余的了。到三维之后我们一行找到居委会负责人,然后同负责人一起走访几家特别的家庭,走走过场,拉拉架势。摄影师拍了几张很有代表性的照片就算完成了采访任务。走访五好家庭时阿根与他们全是采用白话。我又是一个白话盲,全然不知他们交谈时说了些啥。在采访过程中我只是猪鼻子插根葱——装象罢了。幸好中午三维乡村主任请我们吃了一顿,否则对我来说这次三维之行只是瞎忙乎了。这样的事说起来还真划算,不但从客户那里拿到了业务(人家当然得付费的哟),还要人家请吃饭。我想大概是花的钱都是村里的,又不要自己掏腰包,更何况通过媒体宣传了自己的政绩,这等好事村主任能错过难得的机会?  我似乎感觉到自己也在做那种在电视剧里见过的利用工作之便与人私下交易的勾当。心里有些不是滋味!  (4)  从综合办的办公室打完文稿出来,天色已经变得很灰暗了。我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原来已经晚上七点了。也许该走的都走了吧,整栋楼都陷入渐浓渐暗的夜色中。我突然感到前所未有的轻松。  楼上的厕所在顶楼阳台上,是由一间不足一平方的储物间改成的。上厕所经过三楼的半截楼道。上完厕所,我发现三楼的办公室还亮着灯。  “三楼下班不是向来都很准时的吗,今天怎么……谁还没下班?”我嘀咕着,有些好奇地靠上了那扇窗帘没拉严的窗子。  “天啦!”我差点儿叫出声来,真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平常看上去大大咧咧很幽默的海哥正光着屁股蛋儿压在一个娘们身上狠命地挖掘着他白天用来聊侃的荤料。   共 37124 字 8 页 首页1234...8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治疗男科医院
云南好的癫痫病医院
癫痫病会发作的病因会有哪些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