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小说魔舞长空之初识魔功江山文学网

2019-07-12 22:45:45 来源: 朝阳信息港

东阳城,天神祭台。一群身着白衣长袍的老者正齐齐跪拜在地,口中念着不知名的咒语。只见东阳城的上空,一片血云,让人有说不出的压抑。此时整个东阳城里家家闭户,如果不是一群白袍老者的梵唱咒语的声音传出,偌大的城市里似乎就似一座死城。城池的城墙之上一个身着紫衣的中年男子昂首伫立,双目紧盯着天空一动不动,衣衫随着劲风起舞,苍劲的脸上看不出任何表情。  “妈妈,那天空中的红云好漂亮哦。”城中某处,一个年约六七岁的孩童透过窗户缝隙,惊奇的叫道。  “不许偷看。”一中年妇女从里屋冲了出来,一把将孩童拽进屋里,关上房门,脸上尽是惊慌之色。“云儿听话,外面将会发生大事,你千万不能偷看或者偷偷跑出去,要是你有个什么三长两短,叫娘怎么活的下去。”  “嗯,云儿知道了。娘不要担心,云儿听话就是。”那孩童往妇女的怀里靠了靠,乖巧的答道。  “嗯,云儿真乖。”中年妇女搂紧怀里的孩子,眼神中透出一丝溺爱。  呼……突然间东阳城内狂风大作,天空中的血云越发的浓烈起来,空气中隐隐的飘来一丝血腥味。祭台上的一群白袍老者齐声低吼,口中梵唱的咒语一句紧接一句。“来了么?”中年男子轻哼了一声,手中不知何时出现一把长剑,剑锋轻颤直指天空。  “哈哈哈哈……万千生灵为我食,大地苍穹做我屋,待得破空飞天去,万千仙神为我奴。”瞬间自那血云背后一声长笑响起,一个全身红衣,头发紫红的男子自云层之中慢慢跨了出来,那藐视天地的声音在整个东阳城上空回响。嗤……嗤……几声闷响,只见那祭台上的一群白袍老者纷纷口吐鲜血,一个个栽倒在地。  “狂妄,恨天,你以为人间界真的没有人制的了你么,敢口出狂言,想奴役仙神?”中年男子青锋轻挥,顿时腾空而起站立在红衣人的对面。  “嘿……我当是谁呢,原来是你,紫灵子,二十年前的帐我没有找你去算,没有想到你自己到冒了出来,也好,省的我浪费时间,今天就拿你做我称霸人间界的祭礼吧。”唤作恨天的红衣人冷笑一声,朝着中年男子恨声道。  “称霸人间界,哼,恨天,想不到二十年前的教训你还是忘记了,还是改不了你的魔性,亿万里神州之地能人异士辈出,就凭你,一个我手下的败将,也想称霸人间界么?”紫灵子的眼中透出一丝不屑。  “试试不就知道了。”恨天眼神一寒,也不多言,举手就是一拳击向紫灵子,紫灵子剑锋一样,左手挥出一掌迎向恨天,嘭的一声,两人拳掌相击各自在空中退出去数十米。“嘿……紫灵子,想不到你二十年来毫无寸进,修为停怠不前了么,啧啧。。。。。。。我似乎有些失望了”恨天阴笑一声,翻转身子又是一拳击了过来。  “杀你足够了。”紫灵子也不多言,掌心一翻,化为一指朝恨天的拳头点了过去。嗤。一声轻响,恨天只觉手臂一震,一道浑厚的气流顺手臂直入体内,顿时恨天只觉内脏如被撕扯一般疼痛难忍。  “哼,不错,尽然能够让我感觉疼痛了,紫灵子,你该自傲了,现在你就放心的去死吧!魔吞苍穹。”恨天突然狂吼一声,只见那天空之中血云越发浓厚,一道漆黑的浓雾自恨天体内而出,浓雾之中传来无尽的惨呼嚎叫,渐渐的一个个面色狰狞的阴魂自雾中飘出,黑压压的朝紫灵子扑了过去。紫灵子见状眼神一薿,狂呼道:“恨天,你不怕天谴么,敢修炼如此魔功,那可是千百条生灵啊,看来真的留不得你了。”紫灵子长剑一样,口中也是一声狂呼:“灭魔剑阵”顿时手中长剑飞至空中一而十,十而百,百而千,化为满天剑雨朝那些阴魂迎了上去。刹那间天空之中惨呼不绝,那满天的阴魂和剑雨纠缠了起来,不时爆出一声巨响,天地之间一股浓浓的血腥味飘洒了开来。  “嘿”恨天突然冷笑一声,双手接连打出几道法诀,口中爆喝道:“修罗现世”只见那天空中的血云突然一凝,漫天之中狂风大作,一个身高百丈,三头六臂的修罗魔神显露了出来。只见那魔神左边一头为男,唇红齿白,郎眉星目,除了眼神中透露着邪异算得上是十足的美男子,右边一头为女,一头血红长发面容却奇丑无比。中间一头是一蛳面兽首,六臂各执一刀,一剑,一绳,一锁,一钟,一鼎。扬起漫天魔雾朝紫灵子扑了过去。紫灵子见状心里一沉,脸上透出无比的庄重,扬手打出一杆黄金大幡化为千丈朝魔神席卷而去。只是几个呼吸间黄金大幡迎上魔神,四角一卷将魔神包裹在内。紫灵子见一击得手,抹了抹额头的汗松了一口气。就在这时,只听一阵爆喝,嗤的一声,黄金大幡自中间一分为二,魔神撕裂黄金大幡走了出来。紫灵子身形一震一口鲜血吐了出来。  “唤魔大法?恨天,想不到你的魔功尽修炼到如此境界,真恨当初没有杀了你。”紫灵子心底升起一股无力感,此时的恨天早已完全入魔,凭自己目前的修为无法奈何得了对面的这个魔头,“退走么?可这满城百姓怎么办?不退么?如果不早些通知正道人士,恐怕天下将有更多的百姓受害。”紫灵子此时处在两难之间。  恨天或许看出了紫灵子的处境,昂首狂笑道:“紫灵子,今天你是逃不出我的手掌心了,我说了,今天势必杀你。”  “哼,杀我你也得付出代价。你若尚未天良洺灭,就与我去其他地方一战,不要连累这满城百姓。”紫灵子长剑当空对着恨天怒道。  “哈哈……我恨天即为魔,这东阳城中数万生灵就是我的养分,不用激我了,紫灵子,你不能活,这东阳城任何人都不能活,受死吧!”恨天狂笑一声吼道:“魔吞天下”恨天衣襟飞舞,体内冒出一道道魔雾,魔雾之中鬼哭神嚎一条条死灵自雾中飞出,赴向东阳城中,一刹那间,东阳城中惨呼连连,先是祭台上的一群白袍老者被死灵覆盖,原先活活生生的生命转眼间就只剩下一幅骨架,杀戮,死亡,一瞬间东阳城内半数百姓被死灵吞噬,整个东阳城里进入了末日。  “啊”紫灵子眼见一条条无辜的生命被吞噬,顿时肝胆皆裂,义愤填膺。一身紫衣尽裂,长剑飞舞朝着恨天杀了过去。恨天冷哼一声,双手不停的打出法诀,驱动魔神迎上紫灵子,紫灵子虽拼命厮杀,无奈魔神太过强大,几个照面下来浑身上下被魔神撕裂了不少伤口。眼见取胜无望,紫灵子脸上透出一丝决然,猛地翻转长剑从自身头顶百汇翻插下去,瞬间,紫灵子身上金光闪动,一道强大无比的气势自身上涌出。恨天见状顿时脸色大变,狂吼道:“紫灵子,你竟然要自爆元神,你不怕魂飞破散么?”  “哈哈……恨天,若以我自己的生命能灭你这盖世魔头,魂飞魄散又如何,舍我一身拯救天下苍生,我紫灵子无悔,恨天,我们一起上路吧。”紫灵子双目赤红,一头长发散开迎风飞舞。  “疯子,十足的疯子,紫灵子你疯了么?”恨天亡魂尽冒,身体在空中连连退后,就连那魔神也似乎感觉到了危险,百丈高的身体瞬间缩小,渐渐淡化。紫灵子昂天大呼一声,双手朝头顶上的长剑猛地一击,“嘭”的一声巨响,一道金光四散开来,笼罩在东阳城的上空。恨天惨呼一声,身体渐渐裂开,瞬间化为飞灰,随着那金光笼罩,东阳城内无数死灵也声声惨呼,恨天也被齐腰被炸成两截,那城内无数死灵也在金光波及之下,发出一声声凄厉的惨呼灰飞烟灭。半晌之后,偌大的东阳城除城西一角之外,其余之处皆被夷为平地。  “啊——”只剩半截身子的恨天在空中狂呼,紫灵子自爆元神,虽未将他致命,但也彻底将他重创,此时的他虽说元神未灭,肢体可以再生,可一身修为也下降大半,想要恢复也不知道是何年何月了。恨天眼睛通红,看着东阳城内幸存的数千人眼中燃起一丝厉色,运转魔功,只见恨天的身体红光闪动,断裂的肢体从远处飘来与上身连在一处,渐渐的合在一处,转瞬间恨天就伤势尽复状如常人般。  恨天伤势尽复,随即目露凶光自空中飘落,一步步朝着幸存的人群逼了过去  恨天身形闪动瞬间就冲进人群,幸存的人群还没有明白发生什么事情,只听一声声惨叫就响了起来,只见那恨天起手之间就是一条生命殉落,那一条条鲜活的生命转眼间就化为一具干尸。幸存的人们反应过来后四散奔逃,男女老幼的眼神里透露出无尽的恐惧和绝望,灭绝人性的惨剧在东阳城里重复上演着。苍天似乎也暴怒了,一时间雷声滚滚,大雨倾盆如注,仿佛要洗净这人世间的惨剧。  “云儿快跑。”一个中年妇女推了一把身前的孩子,眼神里透出一丝决然,惨绝人寰的屠杀没有惊倒中年妇女,母爱的伟大在这一刻体现了出来,对于一位母亲来说,如果可以用自己的生命换来子女的平安,那么答案一定是义无反顾的。十月怀胎,含辛茹苦有的抚养成人,倾尽一生,不就是为了子女平平安安的过一辈子么。生死间的选择,这一刻对一位母亲来说不重要,重要的是自己的孩子能躲过劫难,坚强的活下去。  “娘亲啊。”孩童跑出去数十步后,回过头来,只见恨天身影已至,手掌划过之处,那生养自己的娘亲转瞬间就化为一具干尸,恨意,怒火,瞬间从心底升起,先前的恐惧早已不见,孩童的目光了除了仇恨再没有了别的。恨天正在屠杀间,突然觉的有一道恨意滔天的目光在注视自己,定眼看过去时,却发现那目光来自一年约六七岁的孩童,恨天心下大奇,停止了屠杀朝那孩童走了过去:“嘿嘿,娃儿胆子不小啊,敢用这种目光注视我?”恨天阴笑一声,慢慢扬起了手掌。  “我如何不敢,大不了就是一死,我若不死,二十年后我一定杀你为我娘报仇。”孩童扬起脑袋,眼神直逼恨天。稚气脸上透着倔强。  “哈哈哈哈……”恨天一声长笑道:“凭你么?莫说是二十年,就是二百年你也不能杀我,小娃娃,来来,让本尊送你上路,好让你早点和自己的娘亲团聚。”恨天有些惊讶,心底也暗自佩服眼前这孩童的胆色,不过,那孩童看自己的眼神,让恨天不知怎地有些发毛,那种感觉很是奇异。  孩童见恨天朝自己走来,稚气的脸上不由冷笑一声:“怎么?你怕了么?你怕二十年后死在我的手上么?原来所谓的魔也不过如此。”  恨天闻言又是一阵狂笑:“小娃娃,你口气倒是不小,可惜我没有时间和你闲耗,要不,我到真想看看二十年后你怎么杀我?”  “说来说去,你还是怕了。”孩童露出一丝讥笑,闭上眼睛静静的再也不说一句话。恨天闻言大怒,想立马就将眼前的孩童一掌毙了,可是实在是不甘心让一个六七岁的孩童如此看清,恨天此时的脸色青一阵白一阵,心下尽然两难起来,约莫过个盏茶的功夫,恨天眼珠突然一转,脸上露出一丝不易狞笑,五指一张,将那孩童吸了过来,一把抓住孩童的腰间,身形一闪,消失在了原地。  两天过后,整个中州大地传出一条惊人的消息,中州北地东阳城遭遇魔劫,全城十数万百姓全部丧生,正道修士紫灵子自爆元神而亡,消息一传出来,天下震惊,随即,中州所有修道门派发出声明,全力缉拿凶手,中州境内所有魔道门派限三月内交出凶手,否则三月之后正道所有修道门派将全力铲除所有中州境内魔道门派,绝不姑息。瞬时间,中州大地风起云动,大战即将来临。  中州南部云海森林一山崖洞府里,一个孩童满脸好奇的打量着眼前陌生的地方,眼前的洞府十分宽大,十数丈高,百来丈款,洞府一直延伸约有数里,深处一片漆黑,洞顶上吊着无数的钟乳石,四壁镶嵌着一些闪闪发着蓝光的石头。映着钟乳石,显得十分的诡异阴森。那恨天此时不知去了何处,偌大的洞府里除了水滴的声音,再没用其他的响声。孩童叫上官云,父亲原是东阳城内的铁匠,在上官云三岁那年因为一场意外身亡,后上官云的母亲含辛茹苦将上官云拉扯到七岁,谁知道这一次母亲也丧生在这恨天魔头的手中。上官云自己也被恨天掳到此处。上官云虽然年仅七岁,但母亲及整个东阳城中的所有百姓惨死,上官云都看在眼中,心中的仇恨让他年幼的心灵一下子成熟了很多,本来他打算如果恨天魔头就此放过他,他立志去拜师学艺,以求以后能手刃仇人,可现如今被这魔头掳来此处,生命都是个问题了,报仇谈何容易。但上官云现在并没有妥协,他正在四处打量这个地方,以求能侥幸逃脱出去。仇恨这一刻是支撑这个孩子的力量。  上官云此时也不敢乱动,在这洞府十分诡异,大小叉洞无数,出口也不知道在那里,现在或许的方法就是,慢慢的足迹寻找机会,方才有逃离的可能。上官云想到此处,闭上眼睛躺在地上睡了起来,连遭变故,就算上官云在倔强和坚韧,一个几岁的孩子,要承受下去实在太难太累了。  不知道过了多久,恨天不知从什么地方冒了出来,啪的扔给上官云一些食物,然后冷笑道:“娃娃,好好呆在这里吧,我不会让你死的,我想看看你二十年后如何杀我?哈哈哈哈……对了,你也别想着逃走,出口之外就是百多丈高的悬崖,如果你不怕摔死就可以试试?”恨天说完自顾自的找一个地方盘膝坐下修炼起来。上官云也不言语,抓起食物大口的吞嚼起来,吞嚼完后又躺在了地上。  恨天之所以不杀上官云,一是不想被一个几岁大的孩子看扁,再者恨天一直以来都是独自一人修行,如果放一个对自己恨比天高,仇深似海而又没有办法奈何自己的人在身边逗逗乐子,似乎也是一种很惬意的事,反正这娃儿也没有什么功夫,自己也不会教他,待自己厌烦了再杀了也不迟。 共 12515 字 3 页 首页123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好的研究院治男科
昆明的癫痫病专科研究院
昆明市癫痫病治疗方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