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偿献血萎缩致血荒浙江欲修法唤回献血爱心

2019-06-08 14:51:36 来源: 朝阳信息港

痛经有效的缓解方法
经期延长有血块吃什么
血瘀会不会痛经

浙江省血液中心副主任徐健用“井喷”概括浙江用血现状。在他看来,随着近年来各医院床位数的增加,治疗手段的不断改进和提升,一些新准入医院的增加及医保覆盖范围的扩大,带来了用血人群的结构性变化。

“以前都是以杭城街头的献血者为主,团队献血作为夏冬两季的补充,但随着经济萎缩,人们生活压力的增大,街头献血人群在减少。”徐健说。

有资料显示,目前,世界献血人数的平均比例是1.01%,欧美等发达国家可达4%—5%,而中国2011年统计数据达0.97%,低于世界平均水平,甚至在1%的基本需求临界点以下。

浙江省卫生厅厅长杨敬表示,2001年《浙江省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办法》实施以来,的确保证了医疗用血需要和安全,但经济社会特别是医疗卫生事业的快速发展,对血液供应和医疗临床用血安全、相关行政管理和公共服务提出了更高的要求,现行办法已难以适应。

他认为,浙江无偿献血工作机制尚不完善,政府主导、多部门协作、全社会参与的工作格局尚未有效形成,相关宣传教育与社会氛围的营造不到位,采血服务不够规范、透明,血站服务能力和水平较低,影响到公民参加献血的积极性;现行还血政策水平、对献血者的人文关怀和保障还不够完善。

为了改变“血荒”与“井喷”的矛盾,浙江省十二届人大常委会拟定了《浙江省实施 中华人民共和国献血法 办法(修订草案)》。

信任危机“浇灭”献血热情

在中国,许多人对献血有抵触情绪。人们普遍质疑血站对血液处理过程。

业内人士认为,随着血站“用血浇花”及“郭美美”等事件的持续发酵,一定程度上影响了公众献血积极性。

浙江省献血管理中心综合科科长罗建根表示,“郭美美”事件发生后对浙江省献血情况产生了相当大的影响,街头献血人数明显下降,特别是年轻人。

“重塑形象不容易,需要好几年的时间。”罗建根无奈地说。而事实上,浙江的血站都由卫生行政部门管辖,与红十字会无关。

有调查结果显示,83.8%的人表示不愿意献血是因为制度不透明,担心献血被牟利。

“有偿用血的钱并不是血液本身的费用。”徐健以220元的用血费为例,他表示,这和民众想的不一样,血费就是包括采集、检测、储存、运输、制备、储藏等,未将人员费用、服务手续等都算在里面。

“其实这个费用很低,7个项目两次检测,光检测费用不算上运输储存等成本远超220元。”罗建根向解释。

据悉,在实现无偿献血的美国,一个单位(200毫升)全血的价格平均约为300美元,加拿大则为264.81美元。

为了消除民众的误解,修订草案规定:教育行政部门应当将献血知识编入中小学地方教材。可见加大了无偿献血的宣传力度。

浙江省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厉志海也表示,要加大无偿献血的宣传力度,并进一步完善。

建设献血屋成为“强音”

“献血屋的建设和浙江的经济大省称号不符合。”罗建根认为,当前浙江献血多依靠流动的献血车,缺乏固定的献血场所,“整个杭州只有浙江省血液中心一个完善的献血点,其余的都是流动性的。”

据了解,无偿献血点应设置在人口密集场所,因此多在黄金地段,而这些地方更多的走商业路线,利益的驱动令献血点无容身之处。同时,城市改造也造成了很多原有的献血点不得不再次搬离。

对于大多数献血者来说,环境也是他们选择无偿献血的一个因素。市民王先生的话更是道出了百姓的心声:“一到夏天,流动献血车内就坐不住了。太热了,想献血的心也被浇灭了。”

徐健也坦言,浙江献血屋已经提了很多年,调查研究一年又一年过去了,迟迟没有动静。“献血屋的建立是由市属地所管,所以关键还是政府有没有真正把无偿献血这项工作从氛围营造、场所保证等整体落到实处。”

在浙江省浙一医院副院长陈亚岗看来,如今的献血车环境比较差,“应当为无偿献血者创造一个良好的献血环境,让他们感觉有尊严。”陈亚岗说,“专业的水平和敬业的态度无疑也为献血事业的公信力加分。”他同时呼吁将献血点的建设纳入城市规划当中。

对此,杨敬也坦承,浙江省血站建设明显滞后于献血工作实际需求,采供血服务、献血者健康和血液安全保障能力有待进一步提高,“否则将影响到公民参加无偿献血的积极性。”

值得庆幸的是,此次修订草案中明确规定根据实际需要,在供血区域内设立固定献血点或者配备流动献血车,方便公民献血。并规定规定献血点的选址应当符合人流密集、交通便利等要求。

针对固定献血点需要在人流密集和交通便利地点的实际情况,人大常委会蒋泰维委员表示,独立建献血屋需要更多的经费、人员和编制等,可以考虑依托一些有条件的大医院,甚至条件好的卫生院,可以节约资源。

改变用血机制“逆解”血荒

“这么多人献血,为什么老是闹血荒?”“献血者无偿用血为什么是事后报销,直接减免不是更方便老百姓么?”……

通过走访发现,大多数人都认为献血是一种义务,但普遍反映“献血容易用血难”。

针对民众的质疑,杨敬表示,修订草案中要求省卫生行政部门建立全省联的血液管理信息系统,实现血液管理相关信息的互联互通,医疗机构直接办理报销结算,不具备结算条件的,向献血管理机构办理结算。

如今,浙江省正努力在用血机制上尝试改变,以期通过用血容易来吸引更多人参与到献血行业中。

了解到,2001年的浙江献血办法中,有一条临床互助金的制度。所谓用血互助金制度,是指公民没有参加过无偿献血的,除了要缴纳临床用血费用,还应缴纳一定比例的专项资金,这笔资金在参加无偿献血后可以归还。

“主要是考虑到当时无偿献血制度刚刚建立,通过交纳互助金这一经济手段,促使更多人参加无偿献血。”杨敬表示。

据统计,从2008年到2010年,浙江共收取互助金超过一亿元,因献血返还2647万元,返还率仅为25.36%。杨敬也坦承,制度的实际效果不理想。

在修订草案中,实施了十多年的这项制度消失了。

杨敬还表示,当前政府和社会对献血者的人文关怀和保障措施还不够重视。此次修订办法中规定,医疗机构优先保障献血者及其配偶、父母和子女临床用血。

对此,陈亚岗觉得意犹未尽,针对独生子女的实际情况,建议受献血者的配偶父母也能享受优先用血的待遇。

此次修订草案的变化是将享受终身免费用血的累计献血量下限,由原来的1000毫升减少到400毫升;改变献血者配偶、父母和子女在献血五年后不再享受免费用血政策,规定五年后仍可免交与其献血量等量的临床用血费用。这对刺激无偿献血的积极性方面无疑有很好的提升。

浙江省血液中心方面表示,用血终端的方便于民,会更大程度的唤回人们无偿献血的爱心。

“我觉得理想化的状况是全民无偿献血,所有病人只要符合必须用血条件的,全部可以报销用血的,所谓免费用血,终还是需要国家财政投入。”徐健向道出了他认为解决“血荒”的办法。(完)

朔州美容院加盟品牌哪家好-品牌动态
兑换所样手撕罢出类拔萃只是懂整车
深圳冷静样晋级将领民宿早早之类设而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