哑汉更生江山文学网

2019-07-13 04:17:18 来源: 朝阳信息港

一  正月初八一早,天刚蒙蒙亮时更生的摩的就出现在坟岭村逼窄的水泥道上,他载着一个年青男子正往坟岭村七组奔去。  这可还不是更生的趟的业务,更生凌晨四点就起床送哥哥和嫂子去赶车,回家时在坟岭村的路口捡了一个客人。其实更生老早就看到有个人站在通往坟岭村的路口,只是那人着装有些怪异,怎么怪?也不怪,就跟那道士的道袍差不多,黑黑的长长的,头上还戴顶方顶的黑帽,初时更生以为是自己出门太早撞见了“脏”东西,准备一走了之。  更生今天原本是预备和老婆一起上老丈人家拜年的,前几天他的摩的生意好,想着到初八应该清闲些了,预备送完哥嫂就回家和老婆去拜丈人,不想那人却对他挥了挥手,还直直的站到了道中间拦住了他的去路,更生猛踩了一脚刹车才没有撞上他。  那人说要上坟岭村七组,更生比划了半天,想让他知道自己没空要赶回家!那人也不知道是不是不懂更生的手语?反正他说了句去坟岭七组后,就一脚跨上了摩托车的后座不动了,更生回头望了望那个年轻人,一张苍白的脸直着两眼睛,更生就有点莫名的心惊,忙忙里发动了摩拖车,那年轻人不多时就伏在更生背上不动了,也不知是睡着了还是……?  更生的头皮开始发麻,猛的踩了一脚油门,心里就开始拜起了神,这位兄弟啊,不管你是人是鬼啊!反正我爷爷小时候跟我说过鬼也是不能拒的,你坐上我的车了,我少不得要把你送到,你要真是鬼,咱们人鬼殊途,我快马加鞭送你一程,以后咱们井水不犯河水。  您或许会奇怪了,这更生为舍要比比划划的,咋不跟人直接说明了?对了,忘了跟您老交待这更生是个哑汉,不过了,他还跟一般的哑巴不大一样;一般的哑巴都是即聋且哑,都天生的不会说话,只会咿咿呀呀的发出些杂声;这更生不同,更生原先是会说话的,半道上才哑的,听力却一点问题没有;而且这更生还哑得怪,不仅不会说话了,而且连杂声也发不出来,是一下就彻彻底底的“默默无闻”了。  二  说了半天还没说更生怎么哑的是吧!您老别急我这就说,话说十三年前,那会更生才十岁,在一个夏天的晚上,更生和他十三岁的哥哥晨生一块上古坟岭套黄鼠佬(黄鼠狼),那地方是小孩子能去的嘛?听说以前那古坟岭下边的古坟坪里一直都住着几户人家,那会也不叫古坟坪,是后来到了明朝的时候,有一年闹起了瘟疫,那几户人家的人全都死光了,也没有人敢去收尸,全都烂在那古坟岭下边的古坟坪里了。  打那以后古坟岭那一带就再也没有人敢去了,只有一片连着一片的荒坟,大白天的成群的大小伙子都不敢去那儿,更别说晚上了。  更生兄弟两个原本也是不敢去的,可他们下的套黄鼠佬的套子就在古坟岭下边的常青窝,那天哥俩是去常青窝取套子去的,没打算上古坟岭,谁知有一只受伤的黄鼠佬挣开夹子往古坟岭上逃了,两个人一急才跟着追了上去。  那小东西在一座无碑的古坟边一窜就不见了踪影,兄弟俩看到古坟旁的深崖后,才惊觉闯了“禁地”,深崖下就是祖辈传说的古坟坪了,放眼看去是一片平阔的山坳,里面长满了幽深的杂木荒草,风吹时隐隐隐约约的能看得见赤青的坟头,看得两人背脊直发冷,忙忙里往常青窝的方向撤退。  谁知更生一不小心让大山石给绊了一下,跌下了深崖往古坟坪里滚落下去了,那崖即高且陡,晨生大声的叫着更生的名字,却连半点的应声也没有,晨生寻了半晌也寻不着下到坪底的路径,也不敢回家只得坐在山岭上乱哭乱叫。  更生的爹妈见俩孩子半夜了也不见回家,放不下心举了火把来寻,却只寻到晨生,听说更生落崖了,急得没法只得叫了村里的人,一同打着火把上山,村里会跳大神驱鬼的老胡道士也一同随着进山寻找更生。  寻了将近半夜,终于在古坟岭上找到一处塌陷的山崖,一众男丁顺着塌陷的山土下到古坟坪,在坟坪的一处荒坟堆前面找到了晕厥的更生,众人又是抬又是扛,才算是把更生弄回了家,第二天更生倒是无药自醒了,但打那以后他就再也发不出一点声音了。  三  更生的爹娘带着更生远近的医院都看了个遍,医生都说他没事,声带好好的多半是臆症,可能是吓坏了?兴许那天他自已就能开口说话了,也可能一辈就再也不说话了,这也没个准!  这算什么症治了?更生爹娘又问了一些偏方,僻如有事没事给更生来点刺激、惊吓什么的,幸许他会突然说话也说不定?如是乎,更生爹就会趁更生不注意时,兜头给更生浇桶凉水:或者事先叫晨生藏在更生床下面,半夜起来鬼叫鬼喊的吓更生……这样的办法试了许多,结果更生半个声也没有发出来,倒是冻感冒了好几回,不止不能说话倒好像还给吓得有点傻乎乎了,更生爹娘便不敢再尝试,只由得他去了。虽然明知更生复语的机会渺茫,但还是只能冀望那天会有奇迹发生。  打那以后更生就成了哑巴,更生后来在纸上写给家人说,他摔下山后迷迷蒙蒙的觉得有个人对他说话,说他以后就成哑巴了,醒来后就真的没有声音了,村里人都说更生是冲撞了古坟坪的鬼魂,被鬼魂施法弄哑了。  更生的摩托车开到往七组去的岔路口时就停住了,再沿着水泥道走可就到八组了,他停下车时那人似乎也醒转了过来,指着往七组去的小道说,就往这条道一直走,走到尽头就到了。说完了又倒头睡了,更生只得转向小道继续前行,道旁先时还是些屋舍和稻田,慢慢的屋舍就稀疏了渐渐的进入山道。  四  更生早就想尿尿了,可那山路越走越长仿似看不到尽头似的,实在敝不住了更生就在山道上熄了火,翻身下车就往道旁的山上窜去。  却说那个年轻人见车停了,就睁开眼左右看了看,掏出钱搁到更生的摩托车座上,说我就在这儿下了,钱放在车了。更生忙着小解,听了他的话头也没回只挥了挥手示意,好长的一泡尿,尿了好一阵子才尿净,更生这才觉得舒服多了,走近摩托车准备把钱揣进袋里驾车返回。看到自己手里拿的钱时他脸都给吓白了,这那里是钱啊?是两张冥币,还是版的天地银行发行的五百亿一张的呢,再往前面的山道望去,那条小山道一直在更生的视野里延伸到对面的小山上,那里有什么长袍年青人,人影都没有,再往山道的另一侧刚才那人说话的那边看去,老大的一座坟。  难不成真是一大早撞鬼了,想到这儿更生冷汗直冒,忙掉转车头一步跨上车,发动车子就走,一边猛踩油门一边想着,我更生老实巴交一辈子,没干过一件坏事,怎么就这么背了,十几年前一跤摔下了孤鬼遍野古坟坪,莫名的哑了,这会又拉了一个大活鬼,还指不定摊上什么事了?鬼兄弟我们好赖也同了一程,你别拉我上你家喝茶,也别给我弄个什么鬼打墙的迷阵,我上有老父老母下有小儿了呢!更生心里正胡乱的想着,越想越怕偏生又越怕就越想,就想赶紧离开这儿,又是一脚踩下去,他是想踩油门再加快速度的,那知一脚踩在了刹车上,摩托车立时就翻了一个筋斗,更生的人也从车上飞了出去,直直的跌到了旁边的山树丛里。  五  更生死了没有?呵呵当然没有,他不但没有死,还因祸得了福,他让山树撞晕后,在山树丛里躺了一阵子就醒过来了,还冲口而出说了一句话。他妈的摔死老子了!猛的听到自己的声音,他给吓了一跳,心说,我哑了这十几年,怎么一下就能说话了,我做梦不是!狠命的掐了自己一把后,感觉痛啊!他又扯着喉咙“啊啊”的叫了两嗓子,没错真是有声了。  他想,这怎么回事?刚才撞了车之后,有什么事,好像有人说了什么摸了摸他?哎,等会,难不成是仙人搭救我?我恍惚还看到一黑影就是睁不开眼,莫不是我走运了载的那个不是鬼是个大仙人?对,一定是大仙人,要不他怎么一下就不见了,还给我冥币!对了,一定是这样!更生这样一想就觉得那是确定无疑的事实了,如是满心欢喜的去找自己的摩托车,居然也是完好无损的躺在山道上,更生快活极了,骑上摩托车就往家里赶,一到家就冲着老婆直叫唤,激动得老婆鼻泣一把眼泪一马又是哭又是笑的,不多时更生家就围满来看热闹的人,村里人都说更生是这些年做善事,所以遇上神仙搭救让他重新开口说话了。  那更生是怎么好的了?真赶上神仙了?不能吧?我再讲一个故事,说完了,我就告诉你神仙长什么样?  六  话说这坟岭村还有一个小伙子,怎么又是坟岭村啊?他就有那么巧,这个故事也是发生在这儿,这个小伙子姓胡,就叫他小胡吧,他上学那会不上劲,所以中学没念完早早的就缀学了,干嘛去了?出去打工吧年纪还太小,那就只好跟着他老爹学家传的手艺了,他爹干嘛?道士,这年头道士都不住道观都还俗了。有的人家里老了人后,道士们才着上道袍去哼哼唱唱,完了照旧是一个大俗人,小胡就干上了这样的营生,而且一干就是好几年。  这不,邻村长岗村有户人家里年初七没了老爷爷,小胡和老爹一同去给人家办道场超度直闹腾了一整夜,天刚放亮小胡实在熬不住了,就跟老爹哼哼着要先回家去。  老胡想,也差不多完事了,只有一些东西收拾了,就让他先去吧。那行你先家去吧,告诉你妈我收拾完就回来,给我热点水我回来要洗澡,这一夜累得我哟!老爹一边闭着眼做念经状,一边轻声交待小胡。  小胡说,那行,那你给我几块钱,我坐个摩的回去!老胡就从袋里掏了几块零票搁在桌上,那桌上正好还有没点完的冥纸,是给老去的人准备的纸钱。老人的大孙子买回来这许多印刷版的冥币,还说。面额大点爷爷到了下面用着方便,省得背着成袋的黄冥纸累得慌!  小胡迷离着睡眼,伸手把钱抓到手里,往袋里一装就打着哈欠出去了,他没看到零币还在,冥钱没了!老胡道士正闭着眼哼哼了,那里注意到这事,别说这事,就是他儿子小胡还穿着道袍戴着帽子就出去了,他也没看见。  这小胡刚一出门,正赶上死去老人家的客人开着车要走,得,就坐了他的顺风车,车一直把他载到坟岭村的村道口上,小胡就在那儿等着摩的,远远的他就看见哑巴更生了,这更生和他不是一个组的,但他常看见更生在村头揽客老比比划划的,村里人都认识他。这更生却不认得小胡,小胡实在困得不得了,熬了一夜的他脸白得跟鬼似的,眼也睁不开了,一上车就趴在更生背上睡着了。  更生把车停在山道上时小胡醒了过来,一看还没到家啊?心说,怎么在这半路停了?也行,往这山道上爬上去,就到古坟岭了,再绕着古坟岭走一段就到常青窝了,他家就在常青窝旁边住着,这也不远了。若要等这哑巴尿完再走这山道绕,少说也得半小时,干脆爬山得了。  小胡胡乱的摸了两张币子放在车上,跟更生说了声就上山了,刚到半山腰就听到一闷响,心想莫不是哑巴翻车了,忙下山去看,果然是摩拖车翻倒在山道上,找了一会儿才发现已晕厥的更生躺在旁边的树丛里,小胡拍打了更生一阵,也不见他醒来,心想得拉去医院,可自己又不会开摩托车,而且更生这模样也没法坐摩托车了。  小胡又想到叫人,赶紧伸去手掏手机,准备打电话求救,谁知一掏竟掏出一把冥币,这才想起自己从那邻村回来时衣服都没换,手机还在原来的外套衣服的袋子里,至于这冥币想来是出门时拿错了。  没办法,即然没有手机就只好走路回家去,再打电话叫人来救人了,小胡暂时离开了更生,翻山越岭的回了家,打了电话到村委会,让人通知更生家里。那知村里的干部们都放假了,只有一个守门的老头耳朵却又聋得很,小胡大声的说了半天,那老头听得不耐烦了,就在电话里骂起来,我又不是聋子,你讲了好多遍哒,哑巴嘛,我知道了!老头生气的搁了电话,在村委会转了二个圈后,就忘了小胡说的大半内容。等他到小卖部找到更生家的电话时,他又忘了是谁给他打的电话,只记得哑巴更生出事了,至于在那个山道上出的事,他给忘到姥姥家了。  只急得更生爹不知如何是好,正愁不知去那里找儿子时,就听到媳妇跑来告诉他说,更生会说话了!  好了,故事讲完了,神仙是啥样爷爷你也知道了吧?!其实根本就没什么神仙,不过是一个冒冒失失的小伙子,拿错了钱忘了换衣而已,之于更生嘛!也没撞鬼,他只是得了臆症,一种心理暗示的病,他从小听着古坟坪的故事长大,摔下去的时候就一直给自己心理暗示会变哑,再一次遇到小胡时,他又遇到类似的诱因,觉得自己又撞鬼了,惊吓之间已然解开臆症的心结,至于他恍惚中所见的黑衣神仙,自然是他的另一种自我暗示,是小胡拍打他时他产生错觉觉与他自己的心理暗示相交错,形成了幻觉,不过不管怎么说更生还是得感谢小胡,要不,还不知道那一天他才能开口说话了。  当然了,更生不知道个中情由,村上人也不知道,所以关于更山遇仙的传闻铁定还会传很久!  尾声  “哈哈哈,你这小子,爷爷我当然知道这世上测有神仙,不过,这坟岭村真的有个叫更生哑汉嘛?我在坟岭村住了几十年也没听说过啊?”爷爷听完孙子的故事后终于肯乖乖的让护士打针了,一边打针一边还不忘向孙子置疑。  “啊,哦,不是坟岭的啊!那就是长岭的吧!反正肯定有这么一人!”年青人一边帮护士护着爷爷褪下病号服,一边哼哼着应付爷爷,这个老头还真不好哄,血压有点偏高,好容易哄来了医院,又不肯打针非得要孙子讲故事,还得说他们坟岭村的故事。  “哎哎哟……痛啊!姑娘!”针头扎进屁股时,爷爷玩命的对着小护士嚷。末了又骂起孙子:“你这个臭小子,又瞎编故事哄我老头!” 共 5161 字 2 页 首页12下一页尾页

哈尔滨专科研究院治男科哪家好
云南哪家医院专治癫痫好
六个方面详细了解癫痫的症状表现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