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震江山文学网

2019-07-14 06:29:05 来源: 朝阳信息港

1、  一只小虫子正懒洋洋地趴在树叶上,慢悠悠地,有一口没一口地啃食着鲜嫩的叶肉。这些日子天气一直都很好,没有狂风暴雨,没有沙尘烈日,甚至也没有什么天敌光顾。它用不着把身体隐藏起来,它要做的只是每日里啃着新鲜脆嫩的树叶。这一片吃光了,就爬到另一片上面接着吃;吃饱了,就躲到树叶下面美美地睡上一觉;睡醒了,接着再吃……日子就是这样美好,他觉得自己的生活简直幸福到了极点。  可是,就在他悠然自得地沉浸在幸福之中的时候,小虫子突然感觉到,他栖身的这棵大树猛烈地晃动起来。他惊恐地四下张望着,不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他拼命地把身子蜷缩起来,拼命地用腹足紧紧地抓住树叶。可是那晃动实在太剧烈了,远远不是他一只小虫子所能抗衡。突然间,伴着一阵更加猛烈的摇晃,他的腹足再也巴不住脚下的树叶,身子在半空中飞快地打了一个旋儿,而后飞快地翻滚着落下。在那一瞬间,他小小的脑子里一阵眩晕,看到的只是一片片因剧烈晃动而变形的叶影,感觉到的就只有因快速下落而划过身体的气流。这是以前从来没有过的情况,面对着周围错杂混乱的空间,他终于无奈地意识到:地震了。  2、  一只小蚂蚁刚刚习惯现在的生活,这地方有点儿窄,也很憋闷,四周都是光滑滑的,他试了几次都没有爬上去,于是他终于决定放弃了。仔细想想,这地方也算不错,有新鲜的泥土,还有新鲜的树叶,他可以把泥土之间的缝隙略加修理,当成自己临时的家,然后静静地躲在里面,等待着从天而降的馅饼——一只又一只肥大的虫子。比起过去与伙伴们一起生活的日子,只是少了些忙碌,多了些闲适,少了些喧嚣,多了些寂寞。但是没有关系,这地方可以不劳而获,他完全可以不做任何努力,就能够享受到丰盛的美餐。  这时,小蚂蚁正决定把自己临时的新家修理一下,上面的泥土太松散了,洞内的墙壁也太粗糙了。他可是一只认真而讲究的蚂蚁,刚到这片空间的时候,他以为还有机会离开,所以一切从简。而如今看来,他也许要在这里住很长时间,所以一定要弄得像些样子才行。他一点一点地平整着洞壁,又一次一次把掉落的土粒衔到洞外去。  可是,就在他正忙得不可开交的时候,周围的泥土突然剧烈地震荡起来,他多日来辛劳整修的房屋瞬间化为乌有,所有的泥土都像被重新洗过的麻将牌一样,上面的翻到了下面去,下面的又翻到上面来,而且还在不停地翻滚、跳跃。小蚂蚁,以及刚刚从天而降的食物,转瞬之间都被埋到泥土下面。他使劲挣扎着从土粒的缝隙中爬到上面,用迷茫的眼睛看了看周围的世界,他终于悲哀地意识到:地震了。  3、  小男孩儿望着他手中的玩物——玻璃瓶里那只不知所措的蚂蚁,脸上一次次露出开心的笑容。他喜欢这种游戏,喜欢看着小虫子、小蚂蚁、小蟋蟀,或是其他的小东西在自己手里被玩得团团转的样子。  他不喜欢上学,因为在学校里会被老师要求这个不许、那个必须。他也不喜欢回家,因为在家里他总会听到妈妈的唠叨和爸爸的责备。他不明白,既然有那么多禁忌,为什么老师还非要叫他们到学校里来呢?既然有那么多的不满,为什么爸爸妈妈还要起早贪黑的上班呢?有这么多的不明白,使小小年纪的他无端带上了几分忧郁,也只有在玩弄手中的小动物时,才可以开心一会儿。这时候,他就是这个世界的主宰,他手中掌握着所有生杀予夺的大权。他可以任意地去捕捉、饲养、照顾、戏弄、挑拨、抛弃,甚至残害它们,而它们非但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甚至对这一切都茫然无知。他要的就是这种赐予、剥夺、操纵和控制的快感。  可是,就在他靠着墙根,手里拿着小瓶子,恣意地享受着这种快感时,突然间,他听到地下发出一声沉闷的轰响,身后的墙似乎在瞬间移动了位置,使他失去了依靠,随之,整个大地都剧烈地摇晃起来。他挣扎着想要站起来,然而大地就像一个巨大的簸箕,将他小小的身体簸来簸去,他根本就没有直起身子的希望。在大地剧烈的颠簸中,小男孩儿看见,那些他曾经生活和学习过的地方——那一座座曾经把他圈禁在其中的建筑,正在他面前一座座轰然倒塌。他终于惊恐地意识到:地震了。  4、  土地爷很舒服地斜卧在土地庙里,半闭着眼睛,很惬意地抠着牙缝里的肉丝。好些日子了,好些日子没有人给他贡奉什么美食了,直到今天,又有一户人家把一个刚刚死掉的灵魂交到他手上。  老百姓们都是这样的,尽管人们都在土地庙门的两侧刻上了“庙小神通大,一方保平安”的字样,尽管人们都把一方的平安的希望寄托在他们身上,可是平常无事时,却根本就没有人真的会想到这个地方官,哪怕是逢年过节这样该普遍送礼的日子也不例外。人们有供佛的、有供菩萨的、有供城隍的、有供财神的,甚至还有供狐黄仙的,可是就是没有人想到他这个不入流的小官。只有死了人的时候才会例外。因为一旦有人死掉了,他们的亲人照例是要把灵魂送到土地庙里来办交接手续的,只有经过这道手续,死者的灵魂才能在阴司有了合法身份。所以也只有这时候,土地爷才能借机给自己捞点儿好处:得到几支香火,再打上几顿牙祭。  可是土地奶奶就是看不惯他那副知足常乐、不思进取的样子,忍不住又开始在一边唠叨起来了。说他怎样怎样没出息,吃了几顿饱饭就乐得屁颠屁颠的;说自己怎样怎样倒霉,当初真是瞎眼才嫁给了他;又说别人家那些鬼神的庙宇,哪个不是富丽堂皇的,只有他们这个可怜的土地庙,还没有三尺高,就算是他们两口子那样的小个子,住在里面也直不起身子;又说人家的庙里全都供奉着金碧辉煌的塑像,可是他们这里,连个泥像都没有,只有两块木板写成的牌位……  土地奶奶就这样一句接一句不住口地唠叨着,土地爷就那样侧卧着身子,半闭着眼睛,一副半睡半醒的样子,可是土地奶奶的那些话却一句不落全都钻进了他的耳朵。其实根本就不用怎么认真去听,类似的话他已经听了几千年了,只要她说出前半句,他甚至都能猜得出要下半句要说的内容。若是在平时,听了也就听了,毕竟是他自己没有能耐在先,也怪不得女人唠叨。更重要的是,他这个清水衙门,平时也难得吃几顿好饭,一年到头,肚子瘪的时候倒是比鼓的时候还多。可是今天就不同了,他刚刚享受了一份丰厚的供品,肚皮正鼓鼓地胀得难受呢。肚子一胀,再加上老婆一通唠叨,这气就不打一处来。可是他向来低声下气谨小慎微惯了,无论是在上司面前还是在老婆面前,所以他的气就只能藏在肚皮底下,往下压,再往下压……后来实在压不住了,就“咣”地一声放了个响屁。  直到一通又一通的哭声传出来,一个又一个灵魂送过来,一份又一份的贡品摆上来时,土地爷才真正地搞清楚他这突如其来的好运的由来,他终于欣喜地意识到,由于他的那个屁,地震了……   共 2606 字 1 页 首页1尾页

哈尔滨男科的医院
云南癫痫好的研究院
宝宝癫痫病的症状盘点 5大症状危害小儿健康
本文标签: